[fate/SN][弓凛]红雨 13

文/灵雪狐

*负责搬运的公式子再次回答提问OwO/:这是前年已经完售的旧刊,公式子仅作备份社团资料用搬运公开网络章节。作者没有再刷意愿。



她抽动鼻子,确定那是食物的香气。煎肉排或者熏肠,另外可能还有烤制的面包。啊,红茶的味道也有。

经过一夜空空如也的腹部立刻发出“啾——”的怪叫声。

明明是严肃的气氛,却因为这一声生理方面的响动消失无踪。凛塌下肩膀,没精打采地慢慢踱进面前的房间。

她直到这时才终于想起一个事实,那就是眼前的英灵虽然精于杀戮并且带有可观的魔力,他的过去也仍然曾经是那个精于家政的少年。这幢洋房里没有其他的人居住,那么制造出这些香味的人除了那个家伙也没有别的人选了。

……所以这到底是想怎么样啊,放下屠刀围上围裙的发展也太奇怪了吧,难道是要给她准备一份最后的早餐?

站在客厅中央,凛不由得眯起眼睛。

家具都在闪闪发亮。地板一尘不染,泛着崭新的柔光,让人都不忍心用鞋踩上去。昨晚被她又扔又砸搞出的混乱局面已经彻底不复存在,这房间比她平时心血来潮收拾得最干净的时候还要清爽二十倍。

这是哪里啊,没有走错地方吧?这样想着凛抬手挡着眼睛疲惫地再次环顾四周。

“摆出那副观光客的姿势的话,会和你的拖鞋更加不搭调啊,大小姐。”

旁边不合时宜地传来讨人厌的嘲讽声音。

凛眯着眼睛看过去,顿了片刻才摇摇晃晃地走到桌边坐下:“你那副模样,拿着拖把才更加不搭调吧,可没有资格评论我。”

“哎呀,你可真是难伺候,昨晚你扔下一塌糊涂的客厅就自己去睡了,我替你收拾干净也就不多计较了,但难道你还想要我空手作业?总得使用清洁用的工具吧。”红衣骑士挑起眉头,举了举手里的拖把杆和抹布。

哎,失策了,不该开口接这个话题。凛一时之间忘记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在长大之后已经性格扭曲,变得伶牙俐齿,圣杯战争期间自己和对方搭档时就没怎么在口舌方面占过便宜。

“没什么,反正屋里变成那样的起因也是你,你收拾是应该的。”

凛抱起手臂,冷淡地瞧着桌上整齐放好的一盘牛肉浓汤浇汁烤面包,以及一杯冒热气的红茶的早餐,虽然已经忍不住口水哗哗往外冒,表面上还是要做出毫不感兴趣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英灵不是不用吃东西的吗?”

“当然不用,这显而易见是做给你吃的,”Archer挑起眉头看看她,接着露出非常明白的怪笑,“啊,放心吧,里面没毒。话说回来这一大早的我还真找不到什么可以用来毒死人的东西。”

“唔!”被对方一句话点中心事,凛的脸色立刻难看几倍,“哼,我可没有拜托你做这种事。话说回来,就算做了早餐也不可能讨好得了我。”

“怎么会,你也没有什么值得我讨好的地方啊,”对她的糟糕态度毫无反应,青年只是满不在乎地用抓着抹布的手指了下厨房,“收拾那里的时候看到食材快过期了,就顺手处理了一下而已。不用谢我。”

没有人想谢你啦,这个流氓!

虽然被堵得一肚子火,凛却因为剧烈的饥饿感没能将更多的反驳说出口。立刻拿起刀叉显得太过被动了,她就姑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醇厚略带涩感的香气溢满在口腔之中。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是非常好喝的红茶,当然泡茶所用的茶叶是凛自己采购的,但她自己从来没能把泡茶的技术掌握得这么精确。

凛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口中近乎要将味蕾融化的复杂香气让她一瞬间有点鼻酸。

和半年前一模一样。何其似曾相识的一幕。

这个英灵就算失去了关于她的记忆,也不再记得圣杯战争的一丝一毫,也仍然和当时一样选择了相同的茶叶,泡出了相同味道的红茶。

战争当时的她一点都不坦诚,大概说出过什么“我召唤你出来不是为了这个”之类的话吧,那之后英灵卫宫就很少再做类似的事情了。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根本就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来继续责难这个和她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独立个体。

“……”抿了抿嘴唇,她皱着眉头,就是不想把称赞的话说出口。

不管这热茶再怎么好喝,她被砍几十刀的怒气可还完全没有消除呢。

不过,看着她的表情,青年就像是已经读懂她的想法似的,摇着头嗤地笑一声,转身继续去拖旁边的地板了。

“笑什么啊,喂,”凛不由得怒气冲冲地放下杯子,“有什么话就快点直说。”

“没什么。总觉得,你的性格和我记忆中的相差还真是相当大啊。”

白发青年弯下身提起旁边的水桶,嘲讽着什么一般斜咧着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个性的话,忘记的那些部分说不定是为了自我保护才屏蔽掉的。”

“什……”

这家伙,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失礼得不得了的话啊?!

“有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和我吵架的功夫,你还不如先把早餐吃掉。那个菜式,放凉了味道就会变得很糟,而且二次加热也不会变得很好。”

……算了,这种啰啰嗦嗦的嘱咐倒还能看到一点点卫宫士郎的影子。看在又不用收拾房间,又有早饭吃的份上,暂时就先原谅他吧。

再度抬头瞪他一眼,凛姑且还是接受建议,拿起叉子切开一块蘸汁的面包放进嘴里。

“好吃……”

只嚼了一下,她就不由自主漏出了赞叹声。

虽然她说得非常小声,但耳朵很好的Archer还是听到了。不过看来他还是很会观察气氛,没有再说什么多余的话,笑笑就提着水桶利索地离开了客厅。

说出去的话想收回已经来不及,凛只能恼火地闭上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小口进餐。其实以饥饿程度来说,她是很想端起盘子来把食物大口大口扒进嘴里去的。

狡猾……太狡猾了!

就算是再凶猛的野生动物也能用食物拉近关系,同样的道理,此刻的远坂凛就算再有满腔怒火,吃着Archer的双手做出来的早餐,也只能把抱怨一并吃回到肚子里去。


评论
热度(34)
  1. 葳蕤SL Fate 转载了此文字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