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12

文/灵雪狐


来计算一下吧。

每次死亡之后都退回9点15分的话,以最大概率出现的9点30分死亡来平均计算,远坂凛在每一次的时空往复中都会经历至少15分钟的时间。

15再乘以11是个很简单的算术题。

也就是说她的精神——当然肉体有没有同样经历这么久就涉及诸多复杂原理无法考证——至少已经度过了165分钟的漫长时光。

所以远坂大小姐在如此惊恐和血腥的记忆之下,竟然也能在倒向床上之后立刻就睡过去,好像十分让人称奇,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不过可惜的是,凛睡得并不踏实。之前的经历还是给予了她精神上的重压,令她做起了噩梦。

眼前烟尘弥漫。

恍惚地睁开眼时,凛看到自己站在一片荒原之上。

黄昏般的褐色天际涌动着乌紫的云雾,脚下寸草不生。比天空更加了无生机的褐色土地蔓延至视线尽头,甚至没有石块或枯木点缀。

那感觉仿佛被沙尘之海淹没。

她知道这是在做梦。但是虽然能够意识到,却没法靠自己醒来,只能继续被困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中。

试着抬起脚往前走,灰白的雾气渐渐散开了。视野变得更加清晰时,她终于看到了远处高空中隐藏在乌云下的异物。

巨大的相互咬合的齿轮缓缓转动着。

没有支撑物,没有动力源,巨大到违反常理的金属人造物,零散却又颇有秩序地悬浮在空中。明明是荒无人烟的空间,却因为这些自动运转的物体显示出诡异的压迫感。

啊……好熟悉。她一定在某个时候见过相同的景色。

这是——Archer的心象风景吗?

又转头环顾四周,凛觉察到了不协调的地方。

不,不对。Archer的固有结界,不是这个模样的。地面并不是这样空无一物,空气也不会如此冰冷粘滞。

这个灰黄无光的世界里——

一柄剑都不存在。


××××


真正睡醒了之后睁开眼时,凛深深呼吸了一口眼前清澈凉爽的空气。

虽然平日并不觉得珍贵,但被困在那种污浊的空间中一整夜,她此刻觉得现实中的这个有太阳,床铺和清洁水源的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

平时一样,她起床之后有些迷糊。昨夜的事情就像一分钟前刚发生过一样清晰,但细节方面的记忆就因为大脑堵塞而整理不清了。

“拖鞋……拖鞋……”

用脚在冰凉的地板上点了好几下,凛才想起来拖鞋已经被自己又扔又踢地抛在客厅的那片垃圾之中。

“哎……”

赤着脚站在地上,她也懒得再去寻找备用的便鞋,就这么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浮肿的眼睛和一头乱发。

昨晚自己肯定已经把优雅从容什么的扔到海里去了吧。不过幸好,因为太过生气,记忆反而变得一片空白,想不起自己究竟都干过什么丢人的事情。

忽然想起什么,凛大惊失色地跑到床边拿起电子闹钟看着日期,接着大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确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果然,那个无限循环的时间倒退,是在自己死去的条件下发生的吧。自己还活着的情况下,时间就自然地正常向前推进了。

一想到这里,凛的目光急剧地黯淡下来。

就算暂时安全度过了一夜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在这之后仍然被Archer杀死,她是不是仍然会回到昨晚的九点十五分去?

这么说来,Archer应该还在附近徘徊吧。也许和圣杯战争那时候一样,正坐在远坂邸的屋顶俯瞰着冬木市的街景?

这样想着,凛感到心口一阵刺痛,不由得咬着嘴唇抬手抓紧胸口的衣襟。

一想到自己和英灵卫宫之间这近乎玩笑的可怕联系,她就提不起迈动脚步的勇气。之后,她要用什么样的神情来面对和迎接Archer挥下的刀刃呢?

“什么啊,你已经起来了?既然醒了就不要磨蹭,爽快地去洗漱比较好哦?”

这时卧室的门口忽然传来了熟悉的男声。

刚睡醒的迟钝感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接近,被忽然出现的声音惊吓,凛猛地哆嗦之后反射地抬手捂紧胸襟。

不过等她转头时,门口已经没人了。半开着的卧室门外是空荡荡的走廊,地上放着一双拖鞋。看样子是Archer将拖鞋拿过来的时候往屋里看了眼,就顺口搭话而已。

愣了片刻后,凛才忽然脑中闪过电流一般清醒过来,不由得耸起肩对着早已离开的对象大声怒吼:“随便就偷看女孩子的房间吗!你这个流氓!”

“这位小姐,忘记关门是你的责任,我只是光明正大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偷看。”外面的走廊上远远传来了Archer散漫的声音。虽然他缺失了大半与凛相关的记忆,但看来性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听觉也是一样灵敏。

“唔唔唔——”

独自在房间里生着闷气的凛也只能把手边的枕头狠狠掷向房门。

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原先带着满身杀气出现的英灵卫宫,似乎是在一夜过去之后失去了斗志,就算凛处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他也暂时没有攻击过来的意思。

是昨晚被咬了一口之后因为闹剧般的气氛严肃不起来了呢?还是稍微想起了一些凛的事情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以守护凛为目的存在的Servant,而是另外一个独立的英灵。令他现在还存在于世的原因,只是“消灭远坂凛的存在”这个任务尚未完成而已,这可真是异常讽刺的事实。

不过也拜他这一声问候的刺激,凛干脆扔掉了最后一点迟疑,反而平静下来。没错,除去原因不明地要杀她这一点之外,英灵Emiya的内在不还是那个未来的卫宫士郎吗,没必要顾虑,以前是怎么样对待这个人,现在也一样照做就是了。

重整心情穿戴整齐,怀着赴沙场的觉悟大步踏进客厅,准备和Archer来个鱼死网破的决斗的凛,却在走廊通往客厅的门关处停下了脚步。

哪里有很香的味道。


评论(9)
热度(38)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