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绮雁]愿被这世界温柔对待 上篇

文/聖

*CP10发放的无料,旧文搬运


愿被这世界温柔对待


上篇·十年前


言峰绮礼如往常一般沿着人迹稀少的道路回到教堂。太阳尚未完全落下,让逆光中的教堂轮廓有些朦胧。

虽然已经过去月余,但圣杯战争造成的影响依旧无法抹平,火灾的善后也在持续进行。好在现已完全归属绮礼掌控的冬木市的圣堂教会教堂远离事件发生中心,否则可能再没有能让绮礼稍微获得安静的空间了。

不过一想会到在教堂中等待的人,绮礼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愉快的笑。

「什么啊,那种笑还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仿佛是凭空出现在绮礼身后的金发青年用有些刺耳的尖利声音不满地说道,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却带了十足的傲慢。

「吉尔伽美什。」绮礼的笑在转身看向青年的瞬间从脸上撤去,并且带上了一丝不耐烦。

「比起之前你的表情更丰富了呢,这样的新鲜感我并不讨厌——」吉尔伽美什并未对绮礼的不尊敬有什么多余的意见,让人怀疑起他获得肉体后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让他性情大变的事情,但这会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绮礼的手中,「你拿着的难道是蛋糕吗?」

「是蛋糕没错。」绮礼并不打算隐瞒。

「你得知道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东西,」吉尔伽美什把手臂环在胸前,一副数落的样子,「这种贡品我才不会收。」

「这不是给你的。」绮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提着的包装精致的蛋糕礼盒,有点心不在焉。

「啧,那当然是最好,」吉尔伽美什抬了抬眉毛,把绮礼的话当做是他有自知之明,「下次记得带点和我相配的东西来,那么我走了。」

没有告之所去只处,就和出现时一样突然就擅自结束对话,吉尔伽美什朝着新都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去。

绮礼随即继续他通往教堂的路程。


圣堂教会的门一直没有上锁,连绮礼外出的时候都算是空门状态。

是为了方便随时来祈祷或是忏悔的人进入,还是对教会的防御太有自信,绮礼的想法总是难以用常理判断。

但教堂里的确有重要的、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的东西存在。比如说——

「等了很久了吗?」

绮礼把蛋糕盒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然后看向将全身蜷缩在高背扶手沙发椅里的一个只能用灰色之类黯淡模糊的颜色来形容的、难以辨明年龄的男子。

男子的眼球略微有转动,但似乎是将视线偏开,不想看到面前的人和他拿到自己面前的东西。

「今天也不想出去走走吗?」就算没有得到回应,绮礼也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你完全不用担心魔力的问题,因为从我这里的供给可以算是无穷无尽呢。」

椅子里的男子厌恶地闭上了眼睛,他并非是不想动,而是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他花费太多的心力。而绮礼根本就是知道这一点却还说着相反的话。

「现在不想出去也不要紧,等你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情况我都会带你出去。」

绮礼说着在茶几旁半跪下来,小心地拆开蛋糕礼盒。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卖了蛋糕来,喜欢吗?」

并不是很大的蛋糕盒被打开后,显露出来的是意外普通的奶油蛋糕。不算华丽,但也足够可爱,装裱的浅色奶油看起来非常新鲜,并插着大块写着Happy Birthday的巧克力牌。

蛋糕不是预订的,因为上面没有写上被庆祝生日的人的名字,但却又肯定是绮礼精心挑选过的,因为蛋糕中心奶油做成的图案是一簇繁茂的樱花。

「现在的新都的店还都没有恢复,所以我一直走到深山町的商店街才找到这么一家蛋糕店。」

绮礼抽出蛋糕刀,不带一丝犹豫地将漂亮的蛋糕从中间切成两份。

粉色的樱花花瓣奶油被钝刀刃粗暴地毁掉,和白色的奶油搅在一起,而沾满混合奶油的刀抬起后又再次落下。

蛋糕虽然不大,但仅分成四份也不算太合适,但绮礼就着被自己破坏掉的樱花奶油挑起其中有巧克力牌的那一块盛到盘子里。

「你一定会喜欢的。」

绮礼站起来端着分割的蛋糕走到沙发椅前,他将写着生日祝福的巧克力牌直接用手拔出来,凑近灰色男子的嘴唇。

他的动作不算温柔,但也不算强硬。灰色的男子苍白的嘴唇没有抵抗,只是被撬起后无力地含住那片巧克力。

「间桐雁夜。」

被叫到名字后,灰色的男子终于像是动摇般地重重抖了一下。

「你还是那么讨厌你的这个名字吗?」绮礼为终于获得了他的一点反应而感到高兴,但刺骨的话语却不打算停下,「就算你这么讨厌你也得承认因为你间桐家的魔术回路才能苟活于此。」

雁夜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应该是想说话,但却只是让巧克力牌掉到胸口。

「不可以弄掉哦。」绮礼捡起巧克力牌,这次整片塞进了雁夜的嘴巴里,然后用手指压住他的嘴唇。

但是雁夜没有吞咽或是吮吸的动作,压迫舌头的巧克力本来应该让口水过分分泌,但他似乎连这个功能都有所欠缺。

「别说你不能吃东西了,我供给给你的魔力可是能让你有完整的生理机能的。」绮礼一边说一边从桌上拿起一把软胶勺子,将一片已经快要看不出形状的樱花花瓣奶油舀下,「我会一直喂到你吃完为止。」

明明单独听到会是甜蜜的话语,但从绮礼口中说出就变成了单方面快乐的威胁。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现在想去干什么,」绮礼举着勺子耐心地等着面前的人张开嘴,「但你可别忘了,正是你的有勇无谋才让自己现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原本将身子蜷缩起来的雁夜突然愤怒地张开唯一一只能动的眼睛,死死盯着绮礼。

「你想守护的人都还活着——从这方面来看,也许还算是个好结局。」绮礼笑起来,经过这不长不短的相处,雁夜就算再想无视这个让他连死都无法达到的男人,也发现了这是他变得多话的征兆。

果然绮礼干脆地坐到了茶几上,他随手一点一点地旋转着装着四分之一蛋糕的盘子就继续说,「你难道没有想过那个老妖怪真正的目的吗?你真的以为你拿到圣杯就能换回你疼爱的远坂家的女儿吗?就算你换了回来,之后你打算怎么办呢?告诉她他的父亲已经死了,母亲还因为你而精神失常了吗?」

每个字都像是银钉敲进吸血鬼的心脏一样疼痛。绮礼把勺子收回来把蛋糕上的那层奶油樱花搅乱,看着雁夜的喉咙开始起伏呜咽,然后被口中融化的巧克力呛到。

但这个人不打算咳嗽让气管疏通,反而想利用这一点让自己被呛死。绮礼看透他简单的想法,强行掰开雁夜的嘴。

「你的命不属于你自己,所以我不让你死。」无逻辑可言的话语,绮礼宣布着,


「你要睁大眼睛看着我完成你无法做到的事情。」


评论
热度(40)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