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15

文/景南


既然没有被发现,那他可能是未受伤躲藏了起来,也有可能是被什么力量强行带离这里,虽然前一种可能性更大些。 


走过了整条街,绮礼也没有找到搜寻的目标。不知为什么,他的直觉很确定切嗣还活着,而且已经不在此处。 


没有魔术,还真不方便呐。 


身处新世界,绮礼第一次冒出这样的念头。 


如果现在身体里还残存着一丁点魔力,他就能很容易地找到切嗣的行踪。隐蔽与追踪总是他最为擅长的种类之一。 


这个世界的切嗣究竟是什么身份不得而知,但既然与枪械有关,那动用点手段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既然这里都烧成了大堆焦炭,找到切嗣之后,顺理成章地就可以收留他到教堂居住了。 


多么让人期待的展开啊。 


绮礼停下脚步,对着擦身而过吵闹不休的人群眯起眼睛,充满慈爱地笑了。 


×××× 


但少许出乎绮礼预料的是,还没等他出马,提供线索的人就自己找上门来。 


“喂喂,为什么本王一天没见你,你就进了局子?还浪费本王的时间来保你出来。” 


坐在吉尔的背后,绮礼尽量保持平衡免得被甩飞出去,一边转头看向越来越远的警察局。 


“别说得就像我被逮捕了,他们只是叫我去了解一些情况。” 


“哈!你不就是罪犯吗?”吉尔喊得斩钉截铁。 


“这可真是误解,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公民,”绮礼说得堂堂正正面不改色,“他们从监控摄像头的录像中发现我最近经常出入切嗣家,就想问问我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那个茅草屋有什么好去的?切嗣到底是谁?”吉尔的语气就像是他已经彻底忘了之前自己感兴趣的“Dark Revolution”的事情。 


“一个人。” 


“本王现在就能把你扔进未远川里,要不要试试?” 


“一个男人。年龄和我差不多。无业吃存款的家庭煮夫……”绮礼很快就纠正了自己的用词,“不对。他现在没有儿子。而且他做的饭好像非常难吃。” 


“那样的杂种到底有什么来往的意义?有那个时间,你不如来替本王贴网点。” 


绮礼沉默了半秒,决定不要开口询问“贴网点”到底是怎样一种杂活。 


“本王在问你话!” 


“我的私人关系可没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 


“哈哈哈?又回避问题了!平民在本王面前没有隐私可言,想去河里洗澡吗?!” 


“我们只不过是麻辣食物同好而已。你又不喜欢吃麻婆豆腐。”绮礼平淡地接道。 


吉尔忽然沉默了好一会。 


“现在去给本王贴网点!” 


他极其生硬地转换了话题。 


“这可不行。我还有教会的事情。而且切嗣可能还活着,警局随时都可能再联系我。” 


“麻婆豆腐对你来说就有那么重要吗?!”吉尔忽然变得歇斯底里,“既然没人陪你吃,你就快点放弃那种垃圾食物!” 


绮礼在呼啸的风声中忽然咧嘴笑了。 


“怎么可能放弃呢?就是因为没人陪我吃了,我才从另一个世界追了过来啊。” 


“啊?!你在说什么?” 


“麻婆豆腐很好吃的。你不要讨厌它。” 


“呸——!” 


×××× 


根据警察的说法,切嗣是在早晨出门查看信箱时忽然遭遇了爆炸。 


爆炸的力量非常之大,邮箱桶瞬间被折断炸飞,而录像中的切嗣也被冲击的力量弹到摄像头拍摄不到的远处死角,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被炸药引燃的碎片落到木质的大门上,引发了后续的火灾,而之后宅院内的房屋为什么烧起来还不得而知。 


在早些时候曾经登门造访,停留了较长时间,来时还转头看过信箱的绮礼,很显然被警方列为了重大的怀疑对象。 


但在事发之后,他还主动前往现场,并且日常生活照旧,这样的坦然又令警方找不到破绽。 


在警局被问及邮箱的事时,绮礼很快就回忆起来,自己的确在离开切嗣家时提过一句信箱的闲谈。 


他还记得信箱中躺着的是一只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没有写什么字迹。当时的确是因为不协调感而多看了一眼,绮礼却没想到那是静候在黑暗中的杀手。 


这么看来,切嗣是受伤了吗?但现场却没看到有哪里出现了血迹。 


——To be continued—— 


惯例PO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评论
热度(3)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