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言切]风纪委员长和乒乓球社主将的青春暴乱物语 01

文/聖

*风纪委员长切嗣和乒乓球社主将绮礼的校园青春暴乱物语。

*已完售旧刊的网络公开章节搬运

*负责搬运的是社团公式子,不回答留言,有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ACT.1请倾听我的烦恼


「三十分钟,一千块。」

卫宫切嗣将结账用的小托盘推到桌子中间。

坐在他对面的言峰绮礼一点都没犹豫地掏出钱包,从里面一沓崭新的一千块钞票中抽出一张放进托盘。

「喂,我说你,准备那么多钱不是要无限续时吧?我这里可不是公共电话亭能随便你只要有钱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切嗣虽然这么说,但口气听起来并非是不耐烦或者厌恶。

「今天想多说一点。」

绮礼把钱包放在手边,一点也不介意切嗣对这只鼓囊囊的钱包投注的过于热情的视线。

「好吧,还是老规矩,你随便想说什么都行,但我没有必要对你有问必答。」

切嗣把这句话说得像是电视节目开始时前的敬告语一样公式化,然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高背的椅子上,双臂抱胸。

「就这样就可以了。」

绮礼点了点头,看向墙上的圆盘钟,当秒针刷过数字12的瞬间,他转回视线看向切嗣,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他做了一个让人费解的开场白。

「——我一直不知道姥爷家后院外的那只灰色猫咪是怎么死掉的——」


这幅怪异的光景大约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

那时的穗群原学园的风纪委员会正在新会长的带领下以异军突起之势清理整个冬木市的秩序。

至于为什么穗群原学园的风纪委员会要去插手整个冬木市的治安,这已经成了一个不可考的问题了。

后来回想起来,卫宫切嗣的『冬木的秩序』这一称号大约就是这时候同步流传开来的。

而言峰绮礼和卫宫切嗣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风纪委员会某次例行的清理活动中。

一个是被社会青年缠上的文弱高中生,一个是清理社会垃圾的扫荡大队队长。

——在旁人眼里看来大约是这样的场景下。

一点也没觉得面前威胁他交出钱包的不良青年是多麻烦的事,但言峰绮礼看着将校服披在肩膀上一脚把那人的头踩到墙上的卫宫切嗣咬着棒棒糖却毫无表情的脸的时候,他想起的是电视剧里被救的那一方一定要露出的那副以身相许的感激表情。

于是他以自己引以为豪的动态视觉在两人交错到最近的一瞬间抓住了卫宫切嗣的外套袖子。

「我(应该要报答你但是我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用我)喜欢(的方式来为)你(做点什么)。」

「不要,好麻烦。」

在加起来连十个字都不到的交流中,言峰绮礼和卫宫切嗣分别以自己的理解将这次对话定位在了不同的高度。

于是第二天绮礼就出现在了切嗣在风纪委员会教室设立的『(为了世界和平)无(论有什么样的事件都会妥善)解(决的万事)屋』。

这是个学校里广为流传的风纪委员会面向全校师生设置的特殊服务——听起来应该是项受人欢迎的事,但事实却是因为高昂的收费让普通学生根本难以跨越这道金钱铸就的障碍。

但也正因为此,反倒成了绮礼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达到的条件。

「这是暂定的收费标准,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就可以坐下说出你想要委托我解决的事情了。」

卫宫切嗣递给言峰绮礼一张粗糙过塑的像路边小餐馆菜单一样的所谓的无解屋收费明细表,上面只写了诸如寻找失物和解决校内外各种正当或不正当关系这样含糊的条目以及惊人的收费标准。

绮礼把收费明细放在桌上,然后坚定地看向切嗣,「这上面没有我需要委托的事怎么办。」

「哦,你可以先说给我听一听,然后视情况收费。」切嗣例行公事般的口气让绮礼确信他不记得昨天才『帮助』过自己。

但他并未因此动摇,反而更轻松地直接开口。

「我希望你——卫宫切嗣学长能听一听我的烦恼。」

「我不是正在听吗?」

切嗣皱了下眉头,没明白绮礼要表达的意思。

「我要委托的事情就是要你来听我说我的烦恼。」

绮礼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然后死死盯着切嗣的脸,等着他的回答。

不得不说,绮礼在切嗣回答前的这一瞬间产生了他人生中少见的大约要被称作是激动的情绪。

——自己所期望的是切嗣在此做出的回答呢,还是自己仅仅只想在切嗣面前说出这句话而已呢?

然后这不安定的思绪一发不可收拾地向前追溯而去——他今天会到这里来是在期待的切嗣能认出昨天帮助了的自己吗?还是说希望他没有发现到就是自己呢?

说到昨天的话——在自己抓住他衣服的那个时点,自己是对事态的发展有怎样的预期呢?

「只是听而已吗?我不用回应对吧?」

切嗣坐回他自己的椅子上,不耐烦地用食指敲击着桌面,视线飘向旁边会议白板上贴的每日行程安排表。

「是。」

因为切嗣并没有看向这边,绮礼也就没有在回答的时候顺带点头确认。

「那就按时间来收费好了。」

切嗣的手指停止了敲击,他站起身探过桌子将绮礼面前的收费表收了回来,随口说道,「一个小时两千块,怎么样?」

绮礼几乎是在瞬间就两张一千面额的钞票递了过去。

但切嗣却只拿了其中的一张,退回了另外一张,「四点半我还有预订的安排,虽然是还有四十分钟不过今天就给你特别优惠按半个小时来收费好了。」

绮礼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和学校打铃的时间相统一的圆盘钟的秒针,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评论(2)
热度(13)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