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10

文/灵雪狐


凛在每一次的对话机会中,都尝试询问了自己造成的那个灾难到底是什么。每一次英灵卫宫的回答有相同的部分,也有不同之处,但总体而言她仍然只能得到【打算与世界谈判的大魔术师却在发动一个近似魔法的奇迹时意外失败,结果导致世界根源被动摇】这样的信息。

没有时间整理思路,因为每次都是很快就被挥出的刀刃夺取意识。虽然凛也有试着逃跑和反抗,但那最终的结果也只是被箭刺杀还是被刀砍杀的区别而已。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守护者必然不会只有Archer一人,但是为什么偏偏每一次来杀凛的都是英灵卫宫?而且最蹊跷的是为什么她死不了?

从第五次死亡的时候开始,她注意到在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体内的魔力流动忽然出现了异常,周围的空气发生了强烈的扭曲和魔术波动。那感觉就像是自己是一个炸弹,被点着了引信之后体内的能量终于惊醒了一般爆炸开来。

难道是那个时候……有什么魔术被启动了吗?

但是,不管是令人死而复生,还是令时间倒流,凛心里清楚这都是魔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领域。就算是哪里出了问题,有某种不可思议的魔法起了作用,那也需要惊人分量的魔力,不是可以凭空制造出来的。

那么到底是……

就在思路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凛忽然觉得自己的脖颈一阵冰凉。

她低头看了眼,发现黑色的刀刃正贴着自己的动脉。

“如果你不说话,那我也就只能动手了。说实在的,我倒是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呢,不过,毕竟我也不是来商谈问答的。”

白发青年用凛已经听过太多次的刻意压抑的阴沉语气继续警告,平淡的声音冷酷到了近乎残忍的程度。

不过凛已经不再生气了。或者说,她大概在之前反反复复的折磨中,把五年份的火气都已经用完了。

青年和她并没有仇恨。

只是执行任务而已。

英灵卫宫士郎也并没有忘记远坂凛这个人的存在,只是记忆有些模糊了。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巨大的误会,根本就没有生气和伤心的理由——

但是为什么她的视野会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呢?

看着眼前的黑色刀刃边缘渐渐溶解般扭曲含混,凛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手指已经被不知名的液体完全打湿。

“哭鼻子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位小姐,不过,当然我也没有权利阻止你哭就是了。”

看到她眼睛里不断躺下泪水的茫然神情,Archer略微皱皱眉头,开始对这样的气氛感到棘手,但握着刀的手仍然没有放松一丝一毫:“我再问一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在这里说再见了。”

“……凛。”

“什么?”

“我说,我有名字,我叫远坂凛。”

少女轻声说着,大颗泪珠仍然从睫毛间不断落下。

“唔。”

这个名字,也很熟悉。

英灵卫宫不由得紧紧皱起眉头,挖掘着自己混沌不清的记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看了眼他的神情,女孩放弃地转头继续看向地面:“看吧,你还是想不起来。每次我都会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但是下一次你就忘了。根本就没有对话的意义。”

卫宫更加疑惑地挑起眉头:“不,应该不会有下次了。你现在不说的那些话,以后也不可能有机会再说出口。”

“就是因为已经有了很多个下次,我才会这么说,”凛黯然地缩起双腿,像是要依靠着什么才能继续说下去似的,用力地抱紧自己的膝盖,“我是远坂凛,你是卫宫士郎。这些话,我已经不记得我说过多少次了。没有用,根本——就没有用。”

英灵卫宫警惕地骤然睁大眼睛,原本轻松握着刀柄的手指立刻攥紧。

啊,他想起来了少许。

为什么这个女孩会知道他的真名。

为什么这个消灭的对象看起来会如此的熟悉。

阿赖耶这个混蛋啊,这次可真是给他派发了一个烫手的麻烦活。

“看来我们的对话陷入怪圈了呢,总之,不是你在说谎,就是在我来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吧,”不去继续脑内的思绪,卫宫仍然一心一意地握紧武器,“不过,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叫远坂凛的人,居然也能制造出令世界都恐惧的危机来,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这句话的声音还没落,对面的少女就像是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样,猛地抬起头来,随手抓过旁边茶几上的杯子就向他的脸扔过去。

“谁知道啊!那种事情!跟现在的我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远坂凛自出生以来也没有这么大声尖叫过的记忆。

“呃?”英灵卫宫发射地侧头躲过杯子,看着它飞过自己的脸侧然后在不远处的地上溅碎成几片,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等……”

“还有就是你这个笨蛋!大——笨蛋!砍了我那么多次,刀都该磨钝了,居然还问我是不是第一次见面!既然这么想要我的命,就换个更中用的人来啊!你不是要杀我吗,快点动手啊,快啊!”

少女呲牙咧嘴咆哮的样子看起来就像炸毛的山猫一样。卫宫被这样陡然转变的气势震慑了少许,竟然下意识地收回了举起的刀刃,上身都向后仰了点。

“傻瓜!Emiya大笨蛋!去死啦,你才是该去死!”

愤怒地抓起手边一切可以拿起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地抛向对面的青年,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喊出了些什么。比每一次临死前那种魔力的引爆感还要强烈的爆炸声在脑内响起,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脸颊和胸腔烫得下一刻就能喷出火来。

管不了那么多啦!什么解释,什么误会,全都去见鬼吧,在第十二次被杀死之前,她要好好殴打面前的这个不识相的可恶庶民!

“唔?等……”卫宫还没来得及说话,脑袋就被迎面飞来的拖鞋击中,“喂?!怎么回事……”


评论(3)
热度(33)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