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7

文/灵雪狐


“晚上好。”

对上她的视线,青年斜起嘴角,露出惯有的散漫笑容:“反应不错。对于我的出现,你看起来不怎么惊讶嘛。”

“……”

看着他这张熟悉的面容,凛回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一幕,不由得深深倒吸一口凉气。

她知道自己的命运。眼前的人就是要取下自己性命的人。而随着时间推移,那样的结局恐怕不可避免的要出现——死刑囚的心情,是不是就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呢?

令人吃惊的是,她竟然还能保持冷静。脑内就像飓风过境一样高速地运转着。

“嗯,我知道的,你是来杀我的吧。”

张开嘴唇发出的声音也没有了之前的颤抖,凛握紧双拳,决心姑且先接受眼前的怪异状况,维持一个魔术师的尊严对话下去。

青年意外地抬起眉头,接着笑着摇了摇头:“是吗,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正好,我也就不用多费口舌解释。”

一边说着,他将两手抬起,释放出了投影的魔术波动,将锐利的黑白双刀即刻间具象出来。

凛眯起眼睛,看着他杀气腾腾的模样,不由得紧紧咬牙,压制住心里翻涌起来的悲伤和失望。

这时终于可以确定了,她的确跳回了与Archer重逢的时间点,而这个红衣的骑士再次出现,也仍然是像个佣兵一样,是打定主意要砍下她的脑袋,放干她的血之后才会离开的。

深吸了一口气,凛长长地呼了出去,挺起胸膛毫不让步地抱起双臂:“不对,现在才是我们应该谈谈的时候,收起你的刀吧,Archer。”

“……Archer?谁?”青年半挑起一边眉头的疑惑神情也和之前那次一模一样。

……看来虽然凛记得自己被杀的过程,这个人却不记得吗?

是分割出的平行时空呢,还是真的跳回了单线的时间点上呢,仅凭这点真的无法确定。凛也知道守护者每次被召唤回归之后都会清除记忆,眼前的Archer的双刀上是否沾染过自己的鲜血,她自己都没法得出结论,也更不要说觉得愤怒和不甘了。

理智的做法当然是消除上一次见面没能好好对话的遗憾,和这个忘记了自己的笨蛋试着重新对话一次吧。

“Archer就是你,你的真名是卫宫士郎,你少年时期曾经和我在同一个中学上课,我的名字是远坂凛。”

所有的惊恐和混乱都随着死亡的记忆被抛出体外了,此刻的凛就像是蜕了一层皮一样,思路清晰地迅速说出最为重点的信息。

“……”

果然,青年在愕然之后,垂下了握刀的双手:“远坂凛。远坂……”

低声重复了几句这个名字后,英灵卫宫忽然皱皱眉头。

“怎么,你是想说,你是在我生前曾经和我认识的人?和我拉关系也是没有意义的,我还是会杀你。”

“我知道,你已经杀过我一次了。”

听到凛的这句话,英灵卫宫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反应不过来似的侧了侧头:“什么?”

“已经,杀过我一次了,大概就是差不多九点半左右的时间点。”

凛转头看看座钟的指针,接着转身往客厅外走:“反正都是要死的,我可不想再死在这种热烘烘的地方,跟我去我的房间,那里有空调。”

“唔?”

已经不明白凛到底想说什么,青年抬起眉头想了想,也只能暂且收起武器,跟上她啪嗒啪嗒踩着拖鞋的郁闷脚步。


××××


打开自己卧室的门,清凉的风扑面而来,让凛立刻精神一振。

很好,立刻就有了战斗的力量,就算接下来让她喋喋不休地说上三个小时把这个红色笨蛋说得昏过去好像也没问题。

“过来,坐在这。”

将两张椅子拖到屋中间摆成面对面的样子,凛拍了拍其中的一张对Archer说着,自己转身坐在另一张上。

白发青年挑起眉头看看她,露出了一副明显是“好吧就看你想怎么挣扎”的嘲讽笑容,倒也没有急着动武,按她的要求真的坐了下来。

“哎,出个任务还要照顾消灭对象的情绪,有点麻烦啊。那么,你想说什么?”

话中带刺的悠闲语气也恢复到了凛曾经认识的那个Archer。虽然听着很不顺耳,凛却因此安心了不少。

“你,还是想不起来远坂凛是谁吗?”凛一边说着,一边盯着Archer的眼睛看。

“我知道在我生前认识过同名的人。但相貌记不清了。啊,不过也许是你吧,有那么一点相似。”

“即使确定我就是你认识过的人,你也要杀我?”

“那是自然的。我说了,和我拉关系没有意义。”

虽然已经预料到对方会这么回答,真的听到如此冷血的断定时,凛还是在内心叹息了一声:“好吧,那么至少让我听听详细的原因。你上次说,我是因为被判定会对世界造成威胁才要被你消灭的?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要在现在这个时候被你杀掉啊,放着我不管,几十年后我不是也会老死的嘛。”

“……”这次,一直散漫不羁的青年终于严肃地皱起眉头,“从刚才我就很在意了,你一直说的上一次是怎么回事?”

看到对方终于问到了自己一直示意的方向上,凛满意地抿起嘴角:“从一见面我不就说了吗,你已经杀我一次了。就在差不多现在这个时候。”

“哎呀呀,你用这么荒谬的说法,我也是听不懂的。”青年发出了Archer式的无奈叹息声。

“我也不明白,所以才说要和你谈谈。现在的情况有两点很奇怪,第一是你在圣杯战争被我召唤的时候,明明还保有对我的记忆,现在却变得模糊了,”凛摸着自己的脸颊,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另一点就是,明明该是在未来见到的你,对我来说却变成了过去的事情。”

“……”青年干脆向后仰了仰靠在椅背上,等着她后续的话不再开口。


评论
热度(18)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