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6

文/灵雪狐


死去之后,曾经存活的生灵会去哪里呢?

这几乎是全世界共通的一个永恒的疑问。孩子会指着死去的宠物询问父母,生者会面对死者的墓碑喃喃自语。

同样的,远坂凛也无数次地想过这样的问题。

死去了,就是消失了吧。

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去世的父亲也是,母亲也是,不可能还以什么看不见的姿态在这个世界上存留守护自己,因为那不合逻辑,也不符合力量的定则。虽然偶尔也会用这样的说法安慰自己,她心里却清晰地明白一旦失去生命,就再也不可能有思考和行动的机会,生者能做的事情是什么样,死去之后,也就只是原样而已。能够以活着一般形态现身的亡者,只是圣杯这种级别的复杂系统才能制造的奇迹现象。

因此父亲没有达到的魔道,必然是要靠她的双手来完成,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只有还活着的她才能做到的事。

作为一个魔术师,在最初的最初,就要先接受【死亡】这个事实。但是凛并没有因此变得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其信念的支撑正是来源于这份责任感。

不过,倒不如说自信和自尊极高的她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轻易死掉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夏夜,被早已消失的圣杯战争才会带来的奇迹——重新现身的红衣武者Archer,一刀就了结了性命吗?

呼吸已经停止,感觉不到身体中的心跳和正常的魔力流动。

破碎的身体已经不受意志的控制,连血腥的味道都闻不到。连近在咫尺的地面都看不到。

远坂凛,自出生起到现在,经历各种历练考验,生死悬崖的边缘也一脚踏下去过,却还从未经历过这样凄惨狼狈至极的状况。

虽然身体已死,意识却还活着。

不过,既然自己还有意识,那说明应该是处在还剩一口气的边缘状态吧。

但如果真是这样,现在的自己到底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只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五感,却还保有微弱思考能力的远坂凛,就在这样疑惑和恐惧之中,再次坠入更深的黑暗。


××××


“呼…………啊————!”

猛地坐起身来。

惊叫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地自然发出的,从躺着的姿势换成坐,又连滚带爬地原地跳起来,黑发的少女连续地发出了被人扼紧喉咙又忽然松开一般,长得惊人的凄惨尖叫。

“呼,呼,呼呼。”

耸起肩膀光脚站在地面上,她用尽了肺中的氧气后,才大口大口地狼狈喘息起来。

“诶?呃?”

喘了好一会,她这才意识到什么似的,匆忙地抬起两手看了看,接着摸着自己的头和脖子。

确认了皮肤光滑温热的正常手感后,她环顾四周,跌跌撞撞地跑到最近的一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模样。

非常……正常。

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副健康平常的头发凌乱翘起,眼睛浮肿的刚起床的模样。身上穿着的睡衣非常干净,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红色痕迹。

自己不是做梦吧?应该不是吧?

不久之前,不是被忽然出现的Archer,以双刀斩碎了身体,就这么断气了吗?

愕然地瞪着镜子,同时也被镜子中的自己睁圆眼睛瞪了好一会之后,远坂凛才终于冷静下来,环顾四周的情况。

自己所站的位置是客厅附近的穿衣镜前。

这面镜子是不久前她自己加的,因为睡醒之后经常会很迷糊,她需要在出门前确认自己的状态所以增添了这个家具。

所以,自己刚刚是在客厅?

吸了口气,她转身走到刚醒来时的地方,发现那是客厅的长沙发。窗户外仍然是安宁的夜景,燥热的风不断缓缓吹入。电视还在亮着,自顾自播放着节目,一群仆人簇拥着贵妇人嬉笑的声音异常刺耳。

自己……没死吗?Archer是手下留情了?

摇摇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凛在不可思议的混乱中沉默了片刻,才忽然注意到一个不得了的问题。

电视中的画面,换成了一个贵妇人躺在豪华的长椅上,一边翘着兰花指吃着水果,一边享受着仆人的按摩轻松乘凉的景象。

这剧情,怎么这么似曾相识?!

她冲到电视前,抓住屏幕,瞪了几秒之后,转身猛地看向不远处的座钟。

九点十五分。

这个电视剧首播正是九点开始,因此不可能是重播。

“接下来,就有人来送信了……看了信之后,这个人会昏过去。”

凛看着电视,下意识地自言自语。

她的话就像预言一样立刻成真,这个电视剧的走向分毫不差地按照她的话进行了下去。

明明应该是首播的剧情,为什么——她会觉得自己早就看过?

凛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唯一的可能是——

——时间跳回去了。

虽然有着几十分钟后的记忆,凛的身上却没有伤口。看起来不像是整个人被抛到了另一个时空。

过了很久死而复生这种事努力想想还能理解,但是像现在这样半小时后死去,却重新在推前的时间点上复活,这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天啊……”

凛看着掉落在沙发上的扇子,不由得喃喃自语。

难道,她并不是没有死,或是被Archer留下了一条性命……

而是回到了二十几分钟前,Archer还没有出现时,远坂凛还活着的时间点上吗?!

不过,她不需要独自烦恼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实立刻就彻底证实了她的这个荒谬的猜测。

杀戮的波动和威压涌漫入整个房间,空气为之冰冷和凝结。背后出现了原本不存在的另外一人的气息。

凛僵硬地慢慢转身,果然看到了只可能发生在过去——或者说是未来的——曾经经历的一幕。

在她的对面,白发褐肤,高大俊朗的红衣青年正站在客厅的门口,回望着她。

……这真是……真是见鬼了!


评论
热度(2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