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5

文/灵雪狐


“……那,最后呢?”

凛断断续续地问出口之后,想想又补充问话:“我就是因为这个攻击,才得罪和你契约的世界吗?”

“嗯?这倒不是,”青年却对于这个问题给出了确切的答案,“不管你是想要交涉什么事情,最终的结果都是你失败了。你发动的魔术在最后一刻出现问题,引发世界根源的能量爆炸,是因为判定你造成的行为会危及众多人类的生存,我才领命前来消灭你的存在。”

“呜!”

真让人悲伤,未来的自己,甚至都已经变强到能够接近魔法奥秘的程度,也还是改不了最后关头与成功失之交臂的毛病吗。这简直是比用刀指着脖子还要残忍的死刑宣言。

“那么,该回答的,我都已经说完了。”

Archer收起脸上的轻松神情,换回刚现身之时的冰冷杀手的严肃,蓄力将刀危险地后收,手臂上的肌肉完美地紧绷起来。

“等……一下……”

凛呆然地站在原地,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无辜地睁大看向前方的大眼睛中,不由得溢出惊恐与悲伤掺杂的泪水。

动啊,快动啊!

双脚就像黏在地上一样,竟然完全无法抬起。

明明……就算是出席父亲的葬礼时,她都能不掉一滴眼泪地冷静以对,为什么现在却僵硬得只剩下哭泣的余裕了呢。

“再见了……不,应该说永别了,凛。”

毫无感情地低声说着,白发的死神将手中的双刀以人眼无法辨清的速度挥砍向她的脖颈和胸膛。

最后映入凛的眼瞳中的,是紧皱的白色浓眉之下,略微透出一丝怜悯和遗憾的沉稳双目。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只是被雇佣一般地,挥刀杀害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少女,令英灵卫宫的内心也感到了不少煎熬吧。

毫无意外地,利刃刺入了血肉之中。

气管被割开,心脏支离破碎。

致命的伤势,对于站在原地被袭击的凛来说,疼痛却来得毫不相称的突然和短暂。对她施以最为干净利索的杀招,也算是这位红衣守护者能够给予她的唯一的仁慈了。

只是暴风一般沉闷的剧痛划过全身,意识就像地上的落叶一样,被轻易地完全卷走,抛向了高空。

然后——

一切归零。

拥有“远坂凛”这个称呼的灵魂,瞬间离开了肉体,从此由世间消逝。


××××


远坂邸的房屋,虽然有着强力的结界抵挡外敌,却并不拥有保护主人的智能。

因此就算小主人已经惨遭杀害,屋内的一切物品还是照样以平日的状态继续运转着。电视还在播放,灯光照样明亮,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正常地走着。那具没有惊叫,没有呻吟,安静地倒在血泊之中的纤弱的少女身躯,看起来更显得无比寂寞与凄凉。

突兀现身于这个房间的红衣青年,已经在确认任务达成之后,立刻离去了。屋内空空荡荡,魔力的波动也不复存在。在窗口继续吹入的燥热微风中,时间缓缓地继续流逝。

“当——”

随着古老座钟的低沉报时鸣响,午夜零点来临。

接着过去片刻,安静的屋内,忽然出现了什么不太寻常的变化。

地面在轻微地颤动。茶几与墙角的各种摆设也微微地抖着,与硬质的平面磕出细碎声响。

并不是地震了。

如果此时那位红衣的死神还在原地,大概会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哑口无言。

已经死去的远坂凛的身体中,溢出了足以震动屋内物体的强烈魔力波动。几分钟后,她身体下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大到充满整个房间地面的——繁复怪异的发光图案。

柔和温暖的淡红色微光从图案中缓缓涌出,就像镜头中倒放的细雨一样,连成细线,向空中升起。而这光芒的真面目,则是人类不可能拥有的巨量魔力。

在神迹一般奇景的包围下,少女侧伏着的身体,渐渐地浮了起来。


评论(7)
热度(28)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