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4

文/灵雪狐


屋内本来就很热,此时的她更是脸涨得通红,头上不断地落下汗珠。远坂的家训要求一定要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优雅从容,她的睡衣也是一点都不凉快的优雅款式,比外出的衣服还要闷热。

这样的热度也让她的脾气比平时暴躁十倍左右。

“啪!”

手掌重重拍击在沙发背上,少女大声地训斥起来。

“没用的家伙,虽然你一副不认识我的模样,我可认识你!英灵卫宫,别再死撑着那副架子了,你的底细我清楚得很!”

“……!”

这句话终于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白发青年瞬间睁大双眼,神情从愕然转为警惕,接着换成疑惑不解,抱着的手臂也放了下来。

“……等等,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真名?”

看着对面气炸了肺,耸起肩膀握着双拳,用力瞪视自己的双马尾少女,他只能茫然地反问回去。

“与其问我这种话,不如先仔细想想为什么你会不认识我吧。”

凛皱起眉头,抬手习惯性地撩开自己的卷发,这才稍微冷静下来点:“真是的,忽然离开,又忽然回来,一点都不讲道理。每次都只顾自己,对待我这样的淑女,你也太过无礼。”

“……”

侧头看了看她,青年终于换成了较为认真的正面站姿。

“你看起来不像是在演戏。不过就算你真的认识我,我对你毫无印象也很正常。我的记忆只停留在死前那一刻,死后成为守护者的我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时空。倒不如说,我不记得和你见过会更好,不然我执行任务就会变得很棘手。”

“啊——真是的!”

远坂大小姐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点从容瞬间就被击成碎片。

“所以说!”

她跨前一步,手指几乎要点到青年健壮的胸膛上:“我在你死之前!就和你!认识了!”

“……嗯?”

看着对方大为意外抬起的眉头,她将指向对方的手转向,拍在自己的胸口:“远坂凛。远坂——凛。不要告诉我你不记得这个名字,如果你敢这么说,我就用宝石魔术直接轰掉你的脑袋。”

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青年低下头,用明亮的棕瞳端详她的相貌,想起来什么似的艰涩地复述:“远坂凛……”

“正是本小姐。怎么,回家睡个觉,就把我的事情忘光了吗?”少女抬手撑在腰上,抬起下巴瞪视回去,一副“你再想不起来就罚你跪下面壁”的凶恶气势。

不过,青年的反应却大大出乎她的预料之外。

“……所谓远坂凛这个名字,我是有印象的。不过到底是不是你,我脑中没有可以对照的记忆。”

“什么……”

看着少女震惊的样子,白发青年再次露出和之前相似的缺乏紧张感的怪笑:“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是人类,只是一个和阿赖耶契约的清道夫罢了。我的记忆九成是有关战斗的部分,其中一成大部分也是我临死之前的情景。我成为守护者之后,已经在各个时空穿梭了不知多少次,每次回来都会被清空记忆,哪里还会拥有那么完整的过去呢。”

“……呃,可是……”

“远坂凛是吗。嗯,那么就算是久别重逢……不,重新认识吧。”

并没有对自己忘记曾经相识的人这个事实表示出多大的惊讶,青年用散漫的声音低声说着,向着少女伸出手:“初次见面,凛。”

听着对方熟悉的声音就这样轻易地叫出熟悉的称呼,少女一时之间心中苦涩与开心纠缠在一起,变成实体的石头一样的物质,堵得她喘不过气来。

“别开玩笑了……”

她完全没有同样伸出手和对方握住的打算,只是原地恼怒地站着,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现在她能确定面前的人绝对是Archer无误,但是忘记曾经并肩作战的事就算了,连她本人的存在都忘记是怎么回事?!

英灵卫宫,曾经作为卫宫士郎生活的岁月,全都已经被那个所谓的【世界】磨平吞噬了吗!

“别开玩笑了,Archer,是我呀。”

她不可思议地抬头盯着对方的脸,却无法从那张硬朗的面容上看出一丝亲近与曾经的情谊。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她只能近乎绝望地追问确认。

“没错。”

看她没有握手的意思,青年收回手,平淡地简短作答。

下一秒,魔力在他的双臂流淌,光华凝结于空气之中。轻松地将两手向下挥动,只是一瞬间,英灵卫宫的手上就出现了远坂凛再熟悉不过的黑白双刀。

刀面朴素,线条优美。这对武器,曾经替凛挡下无数袭击,也救过她的性命。每次看到红色的身影背对自己,手持双刀的模样,远坂凛都会放下最后一丝担心,转身勇往直前。

“所以无论你怎么说,我还是要取你的性命。抱歉了呐。”

那个曾经骑士般守护在少女身后的白发青年,此刻却发出死神一般冰冷的声音。一边说着,他一边后退两步,将手中的刀指向凛毫无防御的脖颈。

凛无助地睁大双眼,不由得又后退了一步。这次,她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惊人事实。

千真万确,一度离开的Archer又回来了。

虽然回到了她的身边,却不是为了和平地重逢。散发出强烈杀气与魔力的英灵,不知为何明确地打算取下她的性命。

不要说冷静地衡量自己要怎么赢过对方,凛甚至连释放魔术迎击自卫的勇气都快失去,只能竭尽全力地继续发出声音:“……你不是说,要在杀我之前,告诉我理由吗。你还没有说,未来的我到底做了什么必须要被杀的事情。”

“……哦,的确是这样没错,话题被打断了吗?哎呀哎呀,我也是被你牵着走了。”

被她的话提醒,白发青年略微收敛了尖锐的杀意:“不过,我只是任务的执行人,所以对于你做过的事情知道得并不详细。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发动了一个效果近乎魔法的强大魔术……或者做了什么比那个更离谱的事情,总之是用这样的方式攻击了【世界】的本源。”

“我?”凛只能机械地发出声音,“为什么?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好像是要以此为筹码,与阿赖耶交涉,达成什么目的吧。”

青年回答的话变得越来越含混,看来详细的内情,他也知道得不甚清楚。


评论(5)
热度(36)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