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3

文/灵雪狐


“啊……好热……”

痛苦地用湿毛巾敷着额头,凛一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力摇扇子,一边精疲力竭地抱怨。

冬木市今年的夏天真是太热了,走在路上就觉得自己像地面升起的热气一样,扭来扭去变成奇怪的S形状。

为了节省电费,空调只开了自己卧室的。想要在客厅看电视,凛就只能忍耐要把她烤化的炎热空气。

开窗户就会有热风吹到脸上,不开窗空气又粘滞得让人喘不过气,让她简直想要一脚踩在窗台上,指着夜空大声怒斥老天爷“大混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了。

电视里这会正在播着一个欧洲宫廷剧。躺在华贵长椅上的贵妇人,一边翘着兰花指吃着水果,一边享受着仆人的按摩和扇扇子吹来的凉风。

“啊……真好啊……”

好想要啊……仆人什么的。虽然在学校里有很多男生甘愿替她做牛做马,但真正要雇用仆人是要花去很多不必要的钱的。不要钱又心甘情愿替她工作的人,这世上绝对不会有呢——

就在头晕脑胀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不由得猛地坐了起来。

心惊肉跳。

怎么回事,这种强烈的恐惧感!

她反射地转头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异常。身为魔术师的本能却告诉她,马上就会有不得了的危机出现在面前。

空气中溢满了强魔力源发出的高压。

怎么可能,远坂府明明有着自己的强力结界,她对于自己感知危险的敏锐触觉也引以为自豪,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绕开这些,直接对她产生威胁?!

杀气好强烈,恶心得快要吐了——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严肃冷淡的男声。

“找错方向了。我在这里。”

远坂凛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跳转身来,摆出防御的架势。

接着,她被眼前的景象大大刺激,手中的扇子都飘落到了地上。

“……”

她看到了什么?等等,她这是在做梦吧,或者是热得中暑出现了幻觉?

在她的对面,一个高大挺拔的男青年正站在客厅的门口,回望着她。

雪白的火焰般竖起的短发,被鲜红的外套包裹的宽阔体格,以及那张有着褐色皮肤的俊朗面孔,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熟悉得让她闭着眼睛都可以在脑内完全描绘出来。

怎么……可能?

凛抖动着嘴唇,惊愕之中连肩膀都塌了下来,好不容易说出口的话也软弱得毫无气势:“……Archer?”

“……?”

出乎意料的,白发青年只是挑起一侧眉头,用意外的神情看着她:“Archer是什么?”

“呃……?”

凛后退了一步,这才发觉对方是在用完全陌生的神情看着自己。

青年依旧保持着浓烈的杀气,脸上没有一丝柔和的神情,压低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危险:“不管你把我认成了谁,我应该都不是你想的那个人。直说了吧。我是来取你的性命的,在杀你之前,我会告诉你原因,让你死个明白。”

“什……”

凛被过度的震惊袭击之后,头脑一片空白,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眼前的青年怎么看都是早已消失的Archer,却在用一副全然陌生的神情瞪视着她,还说着要杀了她之类的荒诞言论……这是幻觉,绝对是幻觉!

“我是与世界契约之人。”

在她愕然发愣的时候,对面的白发男子继续开口,真的开始自我介绍了。

“被判定为令世界走向灭亡,带来毁灭的生灵,由我的双手来制裁消灭。所谓的【守护者】。啊,其实就像是受雇佣的杀手,或者清道夫之类的定位,没什么了不起。”

看起来他并不擅长解释,只是用非常简短的句子生硬地讲解着自己的来历,甚至连名字都忘记报上。

“你被判定会带来波及世界根源……甚至是整个人类的危机。我正是为此前来,要让你在踏上那条道路之前就结束生命。”

总算是绷着脸说完了要说的话,白发青年就像是完成了沉重的任务似的,稍稍松了口气。

“呃,呃?”

凛虽然仍旧处在一头雾水的状态中,却也已经迅速拾回了掌控局面的魄力:“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危及世界?笑死人了,要是真能做到,我还会在这里节省空调的电费吗?”

“现在的你当然没有,你产生危害的年龄应该是在30岁到40岁之间。”

白发青年换回了略微散漫的语调说着,将裹着红衣的手臂抱在胸前,这熟悉的姿势又令凛一阵紧张心跳。

“哈?你是说未来的我?越说越不像话了。”

迅速整理慌乱的心情,凛也像对面的人一样抱起手臂,虽然身穿睡衣,却拿出了曾经身为Master的气势:“好啊,说说看,我都干了什么?”

青年挑起白色的剑眉,片刻后忽然提起嘴角,露出了带有一丝忧郁的怪异笑容。

被他的表情变化吓了一跳,凛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笑,笑什么?”

“你是魔术师吧。虽然不怎么强,”青年笑着用露骨的瞧不起的神情上下打量她,“你应该能感觉到我轻易就能杀死你。作为一个马上就要死去的人,你倒是很有活力呢。”

“轻……轻易?!”

直接无视了其实应该是重点的最后一句话,凛对于这种明显的小瞧大为光火:“不就是区区一个Archer吗!居然敢说轻易就能取我的性命?!做得到的话,你倒是试试看!”

“……”

疑惑地侧了侧头,白发男子好像并不急着要攻击她,转身斜靠在门边继续接话:“从刚刚开始,你就在叫我Archer,这是什么侮辱性的方言吗?解释一下吧,不然总被人用听不懂的词汇叫来叫去,我也是很受伤的。”

“Ar——cher!”

凛简直气得快要鼻孔冒烟了。


评论(4)
热度(35)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