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2

文/灵雪狐


那之后过了多年。

作为大本钟之星的得意门生,凛在魔术上有了惊人的进步和造诣,为了能够潜心继续研究第二魔法的奥秘,她在时计塔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讲师。

得知卫宫士郎忽然去世的噩耗时,凛才发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在青年忽然启程前往那个传染病横行的重灾区时,她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还不认为对方会耿直愚蠢到这个程度。

但事实是那之后的发展与Archer的过去几乎完全相同。卫宫士郎居然选择了和未来的自己一模一样的道路。也就是说,在知道自己成为英灵会经历的痛苦之后,还是义无反顾地以自己的幸福来交换了大多数人的存活。

这笔毫不合算的生意简直是令她的愤怒压过了悲伤,得知消息的当时就捏断了手中的教鞭,令正在听她讲课的学生吓得脸都变成死灰色。

“卫宫士郎你这个大笨蛋——!”

几乎是尖叫着冲出教室,她一腔纠结的情绪完全不知要向谁发泄。

是她的错吗?没有好好地完成Archer的嘱托,没有重视那个预兆一般的梦,是她的责任吗?!

虽然时隔很久才会联系一次,但那个正直爽朗的青年仍旧是可以带给她安心的存在。这样的人还活着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过,直到对方死去,她才明白“卫宫”这个名词对于她有着何种的意义。

卫宫士郎的葬礼她没有参加。等到赶回冬木市时,她只看到了刻着名字的墓碑,以及早已经干枯的鲜花。

已经死了的青年,也不会得到安宁。仍旧成为守护者被世界所禁锢着,永远不会改变年龄,也永远不会增加记忆,成为了停滞的一个符号。

难以言喻的愤怒弥漫在心口。

在注视着孤独伫立在荒草中的坟墓,已经由少女成为了成熟女性的凛,抛下成年人应有的理智,由衷地怒吼了出来。

“很好,既然你把自己卖给了世界,下次就由我远坂凛把你赎回来——”

空无一人的墓地中,红衣的女子喊出的这句话任谁听来都只会理解为荒唐的气话。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她赌上了身为魔术师尊严的誓言。

不会再让这悲剧发生第二次了,她要——

把英灵卫宫,那个身陷无尽轮回的Archer,从【世界】的手中夺回来。


时间倒退回十几年前。

十七岁的远坂凛,最近总是感觉很不舒服。

倒也不是身体不适,就是总恍恍惚惚没有精神。如果真要追究是哪里的问题,她推理自己应该是得了心病。

从Archer在她的眼前转身离开后,她就一直觉得胸口被腐蚀了一个空洞。

要说具体是什么样子,大概是像核桃那么大吧。虽然并不会觉得刺痛,也不流血,却总是让她每次呼吸都觉得不安稳。下意识地摸着胸口的皮肤,也觉得下面好像少了什么。

她才不会承认这是她对英灵卫宫的怀念太过强烈造成的错觉呢。

但是最近叹气和发呆的次数的确增多了。

上课时被老师叫起来,偶尔也会答错问题,走路也摔倒过,令师生全都大惊失色,认为她一定是得了重感冒在硬撑。

注意到她的异常,士郎和大河老师有时还会特意来关心,但她仍然还是披上以往的优等完美的外衣,对所有的疑问一概予以否认。

“啊,我怎么可能会心情不好呢,圣杯战争结束之后,我只是有些累罢了。”

抬手优雅地拨开卷发,她露出的无懈可击的笑容就连士郎也没什么攻克的办法。

总之,她就是在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后,完全摆出了一副失恋中自暴自弃将头插进沙子里当鸵鸟的寂寞少女的模样。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当事人对这个事实没有察觉而已。

其实是想要再和Archer见一面的。

曾经手挽手地漫步在夜空中,也曾经因为那双武者的手能够泡出如此美味的红茶而感到不可思议。那样的日子在这个人存在的时候显得理所当然,现在却已经成了无法妄想的奢侈品。

但是此时的远坂凛不要说承认了,她甚至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境变化。

等到她彻底明白自己的这份心情时——

已经是在半年后的一个炎热的夜晚里了。


在她——

经历着比圣杯战争还要糟糕的人生最大危机的时候。

体会着惊涛骇浪一样的难以置信与绝望的时候。


评论(2)
热度(28)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