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N][弓凛]红雨 01

文/灵雪狐


*以剔除游戏UBW线中凛与士郎的恋爱部分,其他不变,战争结束后发展下去为前提,五次战之后凛在种种因缘之下与守护者Emiya重逢的故事。

**已完售旧刊的网络公开章节搬运。搬运打理的是社团公式子,非作者本人,不回答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楔子


青年走在豪雨之中。

就像是高压水枪在头顶两米处直冲下来一样惊人的雨势,不留情地砸在他的身上,那感觉就像被无数的拳头击中。

这片土地一百年来还未曾遇到过这么大的雨。

他的脸上满是汩汩水流。嘴角,眼角,只要是身体的开口处都被雨水打得向内倒灌,以至于必须不停地眨眼和咬紧双唇,不然就会看不清前方,咽下苦涩冰冷的雨水。

不,看不清也没有关系。

他只是在一个劲地走着而已。

拼命地运动着身体,只是为了抵抗胸口翻涌不绝的绝望和悲伤。

“为什么。”

他张开咬出血印的嘴唇,发出断断续续的悲鸣。

用尽全力,却还是只能发出细小的声音。雨势太大,他的嘶吼也被埋葬进雨水撞击地面的轰鸣中。

“为什么会这样。”

青年已经无计可施。

这片土地已经快要成为死亡之城。

不知为什么,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大概是传染病之类吧,无论他做出多大的努力,前一天还鲜活蹦跳的生命第二天就会在他的怀里冰冷。

他想救人。救所有的人。

即使这具身体,这条生命支离破碎,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也没有关系,请让他救所有的人。

这样想着的青年,终于察觉到了这个事实——

卫宫士郎,原来就是这样成为了英灵卫宫。

就算在少年时见过了成为英灵的自己,曾经无法认同,也曾经并肩作战,但那时的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成为同样的人。

他以为会有令所有人都得到幸福的办法。

终于在这片死地,青年失去了最后一丝幼稚的希望。

属于卫宫士郎的心,此时终于死去。

如果未来的自己,是以自身的幸福换取了他人的幸福,那么现在的自己,也可以做得到。

这样想着,他停下了奔走的脚步,用力跪了下来。

将手和脸贴在大地之上,他几乎五体投地,匍匐在泥泞之中。


【卫宫士郎,祈求与您的契约——】


满心都只有这样纯粹的念头,他决心已定,毫无悔意。

只是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黑发和红衣之下,永远高昂着头的女子。

就像是已经预知到他会做出的决定似的,在他动身前往这里之前,女子不停地试图联系他。就在前天,他还收到了女子寄来的信件。

那是他曾经,现在也仍然心怀爱慕的对象——聪慧而冷静,以挺拔身姿傲然生存的山巅之花。

如果自己有着她那样的天分和头脑,也许就不至于把事情搞砸到这个地步吧。

“对不起,凛,我只会……”

只会用这样的方式努力。

我想要——

救人。


××××


清晨的阳光中,床上的少女心惊肉跳地醒了过来。

不知为什么,她做了很可怕的噩梦。

自从她去年离开冬木市,独自前往伦敦研习魔术之后,就几乎没有度过一天悠闲的日子。时计塔的课程太繁重了,现在正是难得的假期,她也就卸下优等生的面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好地睡个懒觉。

谁知道却会因为这种奇怪的梦早早醒来啊!如果能预知未来的话,她恨不得一晚上不睡把新课程的笔记全都整理一遍,也不想梦见那种糟糕的事情!

……等等,预知未来?

撑起身子趴在面前的被子堆上,凛半睁着没精打采的眼睛努力思考。

梦中的那个青年,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好像是暴雨之中行走着,然后跪了下来。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那个高大的青年匍匐在地,轻声念诵祈祷的咒语。接着没过多久,他的身上发出了光芒——

青年的脸就像刀削一般线条分明,明明有着年轻的身躯和容貌,头发和眉毛却已经变成一片雪白。鲜红的外套在风雨的掀动中火焰般异样地抖动着,宽阔刚毅的身影真的有些似曾相识——

回想着自己睡梦中看到的景象,凛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峻。

最后她猛地推开被子,睁大眼睛,完全清醒了过来。

“Archer……?”

愣愣地看着前方,她轻声呼唤出了脑海中浮现出的名号。


××××


毫无原因做过的这个怪异的梦,当时并没有被远坂凛放在心上。

虽然之后也试着问过自己的导师,却也只得到了“Fuck!与其妄想做梦就能预知未来,第二魔法还更加有可行性一点”的粗鲁回答。

难道是对于转身离去,消失在阳光下的Archer太过怀念了吗——凛只能想出这种理由来解释梦中鲜明的真实感。


“【我】就交给你了,如你所知,那是个不可靠的家伙呢。”


临走时,那个英雄用轻松的语调这样说着诀别的话。并没有轻视这句委托的分量,凛一直将其放在心中,但她能做的也只有“继续与卫宫士郎做朋友”这样限度的事而已。

满心都是父亲遗志,坚持留在冬木而不愿跟随她远行时计塔的少年,其决心不是她这样的外人可以插足的。更何况,在她心中,始终也不能够将Archer与士郎等同起来。

作为自己的同学的卫宫士郎,与作为英灵的卫宫,事实上来说,也已经身处不同的时空,成为了真正的两个人。就算士郎平静幸福地活下去,英灵卫宫也已经不再会得到救赎。

离开之后回归守护者身份的青年,一定会直接忘记所有与她一同经历的事情吧。虽然是笑着离开的,但那份笑容也会在记忆消失后淹没在时间的缝隙里。

每当回想起那张英武的脸上挂着的漫不经心的笑容,凛都会涌上说不清楚的郁闷。与其说是在为对方的离去而失落,倒不如说是对于不能让自己的Servant脱离痛苦的轮回而感到焦躁。

明明并肩战斗的时候没有留下遗憾,她却因为过强的责任感总是不能释怀。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可真是没有紧张感。”

最后用这句敷衍的感想硬是做了结论,她将这个梦随便地记在日记中,接着就全力抛向身后不再回想。

远坂凛,永远都是挺胸抬头,向前看的。


评论(2)
热度(54)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