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11

文/景南

 

下一刻,切嗣还真的掏出消音手枪来对着言峰的后背来了一发子弹。 

只可惜早有防备的神父敏捷地侧滚翻了两圈,顺势滚过了走廊的拐角,靠着房间的厚实墙壁将枪击挡了下来。 

“……你是熊猫吗,滚得还挺自如的。” 

切嗣恼火地大声喊着,却没有真的气到失去理智大步猛追过来。 

就在他垂下握枪的手,打算转身回屋的时候,走廊另一侧传来绮礼悠闲地拍拍衣服站起身的响动,接着让人心烦意乱的笑声传了过来:“居然没有追过来,已经失去反击的热情了?切嗣,你也老了啊。”

切嗣垂下手臂,闭了会眼睛后,直接抬起枪来对准走廊对面,将离绮礼不远的花瓶几枪击得粉碎。 

“为了不伤害我,不惜破坏自己的私有财产吗,真是让人感动落泪。” 

“这是买下这房子时就已经放在这里的破烂。我早就看它不顺眼了。” 

切嗣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迈步走到了能看到绮礼的地方,举起枪来时,对方却已经不在原处。 

有种浓重的被耍了的感觉,切嗣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保留的一点瞌睡都被驱赶殆尽,简直气急败坏。 

正思考着是要拔腿追上去把对方扫成筛子,还是把怒火发泄在墙边其余的瓶瓶罐罐上,切嗣就已经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风铃声。 

那说明绮礼已经腿脚极快地跑出了主屋,大摇大摆地从正门逃出去了。 

不,大概对那个男人来说完全算不上“逃”的意味,顶多只是因为工作的时间到了所以正常地返回而已。 

“哎。” 

切嗣疲惫地闭上眼睛,把额头顶在旁边的墙壁上。墙面冰凉的触感让他清醒了点,眼角瞥到散落一地的瓷器碎片,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制造出的垃圾还得由自己来收拾这个悲惨的事实。

“我是不是……缺失了很大一部分记忆啊……和那家伙到底是有什么仇?” 

用头敲了敲墙面,切嗣精疲力竭地转身倚靠着矮柜,无奈地把手枪收回怀里。 

不行了,住不下去了。 

再勉强留在这里,他觉得最后的结果不是自己疯了,就是失手把这个在市民中广为人所爱戴的神父先生一枪打得脑浆四溅。 

难道要现在就收拾行李动身去别的地方吗?但这看起来就像是落荒而逃了似的。 

虽然一秒都不想多停留,但是仅存的自尊心又强行拖住了他的脚步。呆站在走廊里愣了半天,他忽然想起绮礼临走前好像说过信箱里有什么,只能拖沓地往门口走去。 


×××× 


绮礼回到教堂附近时,忽然觉得街道的气氛哪里不太正常。 

太刺眼了。 

他不由得停下来,接着后退了几步,转头看自己刚才途径的地方。 

那里停着一辆通体金色——甚至连轮胎都喷成了金色——在夏日的阳光中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的改装摩托车。 

一定是改装的,因为发动机的地方看起来太可疑了,绮礼已经没法仅凭外表来推测这辆车可能有的马力。 

“这是哪里来的?”他向着正在埋头清扫路面的环卫员问道,“教堂前的这条路都是禁停区。” 

“神父,别开玩笑了,”对方抬起头,却咧开嘴露出被烟熏黑的门牙笑得很古怪,“它每次不都停在这?” 

“……?” 

言峰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写在脸上。 

没发觉他的异常,环卫员继续低头用力扫着脚下的垃圾,只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摩托的后座:“那个人才不会把这点罚金放在眼里,不是吗?倒是您快去把他打发走吧,我还不知道要拿这个金闪闪的大型垃圾怎么办呢。”

金闪闪。 

金…… 

绮礼眯起眼睛,转头看着不远处的教堂。 

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问题。在这个不存在魔术的世界里,居然—— 

“吉尔伽美什……?” 

他喃喃地自言自语。 

“啊,原来那小子的全名是这个?你一向只叫他吉尔。” 

中年男人抬起沾满尘土的手擦了擦额头的汗,仿佛听过这个称呼不下百次一样娴熟地开口接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