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10

文/景南

 

醒来之后再也无法睡着,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十几回后,切嗣将闹钟一脚踢出床铺,起身摇摇晃晃挪向卫生间。 

早晨的寒意让人皮肤发麻,却怎么都清醒不了,就像是感冒了一样。 

打算着用热水洗把脸,他半闭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顺手拉开毛玻璃拉门。 

“……” 

正站在洗脸池前刷牙的人叼着牙刷转头看向他,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哦,早啊,切嗣。” 

这个人身上一丝不挂——没错,就连一条毛巾都没挂着。从头到尾都是带有水光的健康的淡褐色皮肤,肌肉线条清晰漂亮得可以拍下当做医学院的教学图例。 

切嗣因为哈欠而张大的嘴巴差点因为张得过大而下巴脱臼。眨眨眼停了几秒,他的目光从对方的胸肌一直游移到后腰,又转移到厚实滚圆的臀部左右,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又关上了拉门。

“嗯?切嗣,为什么又出去了?” 

门内传来水龙头被拧开后哗哗流水的声音,熟悉的低沉男声在漱口之后变得清晰了很多。 

“因为看到了有害健康的东西。我等你穿上条裤子再进来。给我穿。” 

切嗣抬手捂住疼痛的眼睛恹恹地说道。 

“怎么了?我刚刚冲完澡,只是在刷牙而已。” 

“这和我说的事情无关,快点穿衣服。” 

“你在害羞吗?真可爱呐,切嗣君。” 

切嗣痛苦地把头抵在拉门旁边的墙上,忍耐过席卷全身的鸡皮疙瘩。 

当本能的厌恶反应结束后,他从睡衣里掏出一把手枪利索地推弹上膛:“听到了吗?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隔着门扫射了。” 

“呵……今天的起床气可真够厉害的。” 

门内传来一阵衣衫摩擦的细碎声响,过了片刻,下身套上了一条运动长裤的绮礼过来拉开了门:“起得真晚呢,切嗣。我都已经跑了十公里回来了。” 

切嗣懒得理会,张开嘴打着哈欠,径直绕过对方走向马桶。 

“对了,我买了早饭。既然你起来了就一起吃吧。” 

绮礼的身上还散发着带有沐浴露香味的热气,一边这么说着,他一边对着镜子认真地刮胡子。 

“谁在看了你的屁股之后还会有胃口啊。自己吃掉吧。” 

切嗣小便结束后,迷迷糊糊地走到洗脸池边推开对方,拧开龙头洗手。 

“不过现在可能有些凉了。虽然快到夏天了,早餐还是热食比较好。你家有烤面包机吗?”绮礼完全跳过了他的话,自己把对话进行下去。 

“先给我等等,你到底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垃圾食品?”切嗣终于忍耐不了地开口问道。 

“我觉得你每天吃的汉堡才是最经典的垃圾食品,我只是买了一只切片面包和两罐抹面包的酱。” 

“……什么酱?!” 

“麻婆豆腐的专用调味酱和你平时吃的樱桃酱啊。你喜欢吃什么这我还是知道的。” 

切嗣头疼欲裂地抬手摁住太阳穴。 

“居然吃西餐面包都要……你是哪里来的麻婆妖精啊,实在是太恶心了,如果是代表豆腐那种又白又嫩的食物的话,麻烦你长得稍微相称一点好吗?” 

“不管以哪个标准来看,我觉得我都是一表人才的,不会对人类的审美观造成什么不利影响。” 

绮礼说着,却并没有反击妖精的问题,这让切嗣有种挥拳打空了的无力感。 

“随便你了,总之如果我想吃我会吃的。现在快点离开我家,不离开也随便你,但别打扰我睡觉。” 

绮礼刮完胡子后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接着将各种洗漱用具一一放归原位,动作娴熟得就像在这里住了十年一样:“我想我没进过你的房间。” 

“但是铃响了还是一样烦人,我早就说过——” 

“这就是你自己疑神疑鬼了吧。既然那么烦人,把保安系统卸掉不就行了?” 

“这是我的自由。小心我下次给围墙加上高压电。”切嗣没精打采地半闭上眼睛,把手里的洗手液搓出泡沫以后摸索着冲洗掉。 

绮礼出人意料的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窸窸窣窣地套上原先就放在切嗣家中的干净上衣。 

切嗣洗完手,发现对方也没有搭话的意思,便摇摇晃晃地闭着眼睛转身打算回屋继续睡。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鼻尖处窜入了一股非常清晰新鲜的沐浴露的香气,接着人体的温热迅速靠近,烘热了他脸颊周围的空气。 

上下双唇被什么湿软的东西附着,接着轻快地滑拭而过。 

“唔?!” 

瞌睡立刻就醒透了,切嗣猛然睁开眼睛,发现绮礼的脸正从他的眼前离开。 

“你刚才干什么?!” 

“嗯?”绮礼回味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轻松愉快的微笑,“吃个餐前点心。” 

“……哈?!” 

“既然你不饿,我就自己去吃早饭了。还有,我经过你家门前时,看到信箱里好像有信。” 

还没等切嗣彻底反应过来,神父先生就已经平淡地套上外衣,转身走出了卫生间的拉门。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