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9

文/景南

 

“……” 

沉默地看着他吃饭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切嗣忽然叹了口气,自己拿起倒满的杯子来,也试着啜了口。 

熟悉的微甜辣感在嘴里弥漫开来,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特意带到我家来,我还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品呢。” 

“要求可真高。喝红酒吗?下次我会带瓶水准高点的来。” 

“……还有下次啊。” 

“觉得困扰?”神父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到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真是可以配着多吃下三盘麻婆豆腐。” 

“你这家伙还算是个神父吗。”切嗣已经气不起来了。 

“当然是了。我的胸前不是挂着十字架吗。” 

“那个绝对是有一抽屉一模一样备份的赝品吧。” 

“很可惜猜错了,这是特制的,不要说昂贵了,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就连我也仅有两只而已。” 

“啊是吗。” 

绮礼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身边失去兴致大口喝闷酒的男人,自己也转过头看着远方的晴空,慢慢地啜起酒来。 


×××× 


直到整瓶酒被喝空,神父和来时一样突然地起身离开,切嗣也不知道这位先生登门造访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坐在走廊上对着夕阳发愣半晌之后,他恼火地看着旁边残留着食物汤水的空饭盒,只能自己动手收拾,再把地板擦干净。 

那之后,隔三差五的,神父先生就会忽然在切嗣家中出现。有时是提着酒和小菜,有时候拿着一对羽毛球拍子,有时候是穿着运动短裤和背心空着两手前来要杯水喝。 

“给我滚!你到底和我什么关系啊,把我家当成你自己家一样想来就来!” 

一开始切嗣还会大为光火地这样对着不速之客咆哮。 

“是赤裸相对同枕共眠的关系啊。” 

神父总是亲切地微笑着回答,顺便还会捏一把他的脸或者大腿。 

“不要随便把我家的调味料全都换成辣椒!还有为什么我的冰箱里最近变得塞满了豆腐?!” 

“我想亲手做饭给你吃啊。” 

“别恶心人了,我疯了才会吃你做的饭——” 

“嗯哼哼哼。” 

后来就变成这样总是以神父的奇怪笑声结束的无奈对话。 

不管从哪里听到言峰神父的消息,无一例外都是正面的,这个男人好像是以毫无破绽完美无瑕的形象在教堂中生活着。 

难道是因为平时伪装压抑得太过度,所以真面目才会这么惨不忍睹吗? 

简直是太棘手了。就算是被十几个手持冲锋枪的大汉包围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棘手。 

动手殴打是没法把这个表面良民实则只是个变态的流氓赶走的,报警也更是理亏词穷。周围高高的围墙就像不存在一样,就算紧闭大门或是在围墙上插满玻璃,言峰绮礼也有的是办法轻松翻过屏障进入屋内。

没有丢过东西,屋里的各种物件倒是变得越来越多了。绮礼除了在最初露面时故意激怒屋主,两人还不痛不痒地比划了几下之外,之后都只是普通地赖在切嗣的家中,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只是饶有兴致地徘徊在切嗣附近,然后看着对方极度困扰恼火的模样,笑得愉悦无比如沐春风。 

最后切嗣终于对他的出现视而不见了。就像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住在这里一样,不管是在什么时机什么地点出现,切嗣都已经毫无反应。这样的麻木导致的结果就是侵入者的行为变本加厉,两个月后,绮礼甚至会大摇大摆地直接在晨跑后来到切嗣家冲澡换衣服。

看到挂在自家后院的晾衣绳上随风飘扬的陌生运动服时,切嗣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我到底是为什么还住在这个城市”的绝望念头。 

虽然被这个男人搅得不得安宁,但掰指算算,言峰真正造访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实际上神父的工作应该是非常繁忙的,就算想抽空来骚扰,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机会吧——虽然切嗣从未在神父的脸上看到过一丝疲态。

这样不知该怎么形容才好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气渐渐转暖了,春季走到了尽头,夏天的暑气渐渐弥漫开来。 

“啊……” 

清晨的曙光里,切嗣吃力地滚出床铺,接着呆愣地在地上躺成大字形。 

把他吵醒的原因是外面持续传来的风铃声。有人不知是钻地洞还是撑杆跳,总之是翻过围墙进入他的家中了。 

“哎……疯了吗,现在才几点……” 

拿起旁边的闹钟看了眼,发现指针对着清晨六点半的时候,切嗣恼火地把闹钟砸进了被窝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