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8

文/景南

 

切嗣转身看着他,片刻之后忽然没兴致了似的,把枪放回袖中。 

“我是没打算开枪。不过就是要看看掏枪之后你的反应而已。” 

看到他的动作,绮礼也收起了原先戒备的架势:“哦——我的反应能令你满意吗?” 

“当然不能,最让人满意的效果应该是像个平民一样落荒而逃,或者猜想这是不是吓唬人的玩具吧,”切嗣将手重新揣回袖子里,走到前方的廊道边自行坐下,“所以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来找你喝酒。我进门时就说过了。” 

面对理直气壮到像树桩一样扎在院子里的绮礼,切嗣无言地转头看着旁边的袋子中半开的饭盒,过了半晌忽然突兀含混地冒出一句:“你得的一定是胃病。” 

“什么?” 

绮礼发现他失去斗志之后,满意地走过来在他旁侧坐下:“承蒙关心,我还算健康。” 

“不是去医院了?你自己说的,”切嗣生硬地说着,拿起饭盒里仅剩的一双筷子戳着里面的凉菜,“还是说,那其实只是信口瞎编的谎话而已吧。” 

“我的确是得了病,而且还不是小病,但很遗憾,医院查不出这些病症。以检查结果来说,我大概正处在一生中最健康的时候。” 

绮礼一手拿起酒瓶给杯子内倒酒,一手探进怀中掏出一份病历,放在地上推过去。 

“我想,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人能治愈我的病,那个人选也就只有你了吧,切嗣。” 

“……?我不是医生。” 

并不拥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也就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深意,屋主人只是皱着眉头戒备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放下筷子,拿起病历来随便翻了翻。 

怎么看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切嗣不耐烦地把病历随手推回去:“所以?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正说着,他忽然感到自己摁在病历上的手指被一层厚实的热度所覆盖。 

在他反应过来抽手之前,绮礼就已经将大掌覆在他的手背上,紧握住之后拉向自己的怀中,用力之大让骨节都失血发白,一时之间无法挣脱。 

“生病的地方是这里。” 

他将切嗣的手拉起后,紧贴着摁在自己的左心口上。 

“什么……?!”切嗣反射地再度加大力气向后抽手,却发现手指仍然像是被铁钳夹住一样,挣扎也无法移动,只会带来撕扯的疼痛。 

“在这里。心脏原来破开一个大洞,被黑泥填满了。” 

绮礼只是用看不出内心活动的空洞双眸紧盯着他的脸,像是从他受惊吓的模样中得到了什么不明的乐趣似的,端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微笑:“病得很严重吧。” 

“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快点松手,”切嗣完全陷入了摸不着头脑的焦躁和疑惑中,“说什么破了大洞,破了洞你还能活着坐在这吗?!” 

“我不是活人。我已经死了。” 

绮礼却继续轻快地说下去,平淡的语气骸酢貊的内容差异实在太大,让人感觉他就算是说出“我不是人,我是一块豆腐”这种荒诞的台词,大概也还是一样的态度。 

话音刚落,他忽然毫无预兆地松开切嗣的手。 

虽然他很平静,切嗣那边却是完全相反。在他松手的时候,切嗣正用上了最大的力气抽回手臂,在他松开手指的一瞬间就没有防备地顺着惯性向侧面歪倒下去,狼狈地一把抱住廊柱才没有扑倒在地。

绮礼完全没有拉他一把的打算,一边悠闲地看着他爬起来,一边拿起酒杯啜了口:“我是从未来的坟墓里爬出来,回来见你的。” 

切嗣撑着地面茫然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才发出了无意义的语气词:“哈啊。” 

绮礼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拿起饭盒中的小勺,舀起鲜红的物质噙入嘴里:“我先开动了。我的菜要凉透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