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7

文/景南

 

“你该不会认为,我真的会乖乖地坐下来和你干杯吧。” 

切嗣眯起眼睛看着坐在走廊上的人,揣在袖子中的手仍然没有拿出来,脚步也没有挪动一下。 

“当然不会,不过,如果我拿着黑键抵住你的脖子,你就会和我好好说话吗?我想大概也没有本质区别。” 

“……”切嗣沉默了片刻还是皱了皱眉头,“黑键是什么?” 

“哦,”绮礼垂下眼神,难得露出了觉察到自己失言的意外神情,“我忘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黑键了。你就当它是一种短剑吧。” 

“怎么,我本来以为你是徒手系的,原来也用器械?” 

“……嗯?” 

注意到切嗣的语气和之前不同,绮礼抬起头来:“以为我是徒手,这是什么意思?” 

“你啊,根本就是个假神父吧。” 

切嗣冷淡地看着他,手从袖中拿出时,手指间已经多出了一柄小巧却危险的黑色手枪:“我可看不出,宣讲布道神论的和平主义者,会有必要修习武道呢。我自己早就拿到空手道黑带,但也没有自信能徒手击倒你。”

“哦——” 

绮礼不由得拖长了回应的声音。 

“不要想用那种无意义的含混反应带过,我正等着你的回答呢。” 

切嗣说着,毫不迟疑地举起手,将枪口对准了面前的人。 

那是货真价实的小口径半自动手枪,虽然纤小,但这么近的距离内,仍然可以轻易取人性命。如果走火的话,被击中的人甚至不会有送医治疗的机会,但就算如此,切嗣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还是纹丝不动。

“啊……好眼神。” 

凝视着对方看向自己的冰冷眼神,绮礼的脸上却绽开了满足的笑容:“好眼神啊,切嗣,你是真的想杀了我。” 

“我不认为这个事实有什么值得笑的。”切嗣将枪举高,目标从心口挪到了绮礼的眉心。 

“从哪里看出来的?这个世界里,我和你只短暂地见过一次而已。” 

绮礼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那是一只强而有力骨节宽阔坚韧的手,如果认真地用力,手中的这只酒杯单手就能攥碎。不可思议的是,虽然这个世界没有了魔术这回事,这具身体却仍然被锻炼得就像钢铁打造的一样。

切嗣的疑问实际上也正是他自己的疑问,为什么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里,言峰绮礼还会孜孜不倦地修习着体术锤炼着肉体,真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的呼吸声轻得听不到。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后仰,只用了手臂的力气,我虽然瘦,但也不至于轻到你可以单手提起来的程度,”说到这,切嗣沉默了一会,发现对方没有回答的意思,竟然还在兴致盎然地做着听众,只能自己继续把话说完,“还有你那双让人讨厌的眼睛,只要是懂行的人,和你对视一下就知道你的斤两了。我不想和你多说,如果没有要紧事,现在就离开我家。”

神父的眼角温和地松弛开来,抬手握紧胸前的十字架,方正俊朗的脸上绽开了完全不合时宜的欢快笑容:“我要是不离开呢?” 

下一秒,他的头就急速地离开了原先所在的位置,而两枚尖锐的钢刺危险地擦过他的脸颊,深深扎人他身后的木制廊柱中。 

“真有余裕啊,下一次就不是这么便宜的东西,是货真价实的子弹了。” 

切嗣阴沉地收回对着他举起的左手,宽大袖中手腕上扣着的机关一闪而过,正是那其中射出了攻击绮礼的钢针。 

话音刚落,半跪在地的绮礼就忽然向他猛地挥手,两道黑影也冲着他的头部奇袭而来。 

“唔!” 

仓促地向后跳了一步,切嗣同样避开了对方掷出的暗器。但当黑影擦着他的鼻梁飞过,落在地上时,他才发现那是两根原先放在饭盒中的筷子。 

“可惜了,切嗣,你得重新拿双筷子才能吃饭了。”绮礼站起身来,微笑着解开了上衣领口的两枚扣子:“或者,和我共用一双筷子也不错。” 

“谁会和你一起吃饭!” 

“当然是你啊。” 

绮礼平静地走到廊道边,忽然出其不意地高速前跃,眨眼间就借助身长和廊道少许高出地面的差距,直线跳至切嗣面前。落地的同时,他顺势凶狠地扫出一记横踢。虽然毫厘之间切嗣反射地躲过了要害,握枪的手却被脚尖踢中,武器立刻震飞了出去。

不过下一瞬间,他就抬手抓住了绮礼的脚腕,大力顺着对方前冲的方向横向抽拽,左脚勾起轻巧地扫在对方踩地的支撑腿的脚踝上,轻易就把比自己高大的绮礼扔了出去。 

跌倒之后绮礼以一个神父不可能有的敏捷安全保护着头部滚了一圈,毫发无损地站起身,轻松地拍着肩上的灰:“呵……反应不错,切嗣。不过,既然不打算开枪,你何必还要专门把枪掏出来呢。”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