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6

文/景南

心脏机能正常。 

肺活量正常。 

视力,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五感正常。 

在重新前往造访切嗣住所之前,绮礼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前往医院,进行了巨细无遗的全身检查。所有的数值不仅完全正常,甚至远远跨越了普通人能有的区间范围,优秀得让人不由得担心是不是医院的设备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绮礼知道自己身体很好,但现在这具身体也不是年近四十的自己可能拥有的体魄。时光的榨取是残酷的,就算是他,也要承认十年的岁月抽走了他作为一个人类最为精华的部分。 

而现在,看来圣杯是将这些又还给他了。 

“呵……哈哈哈哈。” 

这样看来,先不论时间为何倒转,那个与他同处现世的卫宫切嗣,想必也是同样地回到了人生中最为强健的时候吧? 

如果被追逐,那个人有的是逃跑的余裕。被攻击的话,也许会加倍地返还回来,而不是只能皱着眉头露出厌恶忍耐的神情。失去了魔术的加持,剥离了曾经的伤痛,卫宫切嗣与言峰绮礼可说是前所未有地站在了完全对等的立场上。 

——这将演变成多么有趣的场面啊。 

这样想着的绮礼,站在医院的门口抬头看着耀眼到令眼睛刺痛的晴日,旁若无人地放声大笑起来。 


×××× 


切嗣在不速之客造访之前就醒过来了。 

他和平时一样,毫无防备地枕着手臂躺在庭院的走廊中睡着午觉。庭院的门也半开着,并没有看门犬在把守。冬木总体来说是个和平的城市,他来这里半年多,甚至没遇到一件凶杀案的报道。 

但是那不代表他连基本的警觉心都失去了。除了将防备交给天然的直觉之外,他并不浪费多余的精力来担忧这些小问题,因为入住之初安装的一套齐备的警戒系统会尽忠职守地向他报告每一个入侵者,包括老鼠和流浪的小猫。 

在他感觉到哪里很不对劲,忽然从睡梦中醒来后的十几秒内,走廊上方的隐藏喇叭就发出了清脆的铃声。那声音切嗣很喜欢,听起来就像风铃摇动的声音,虽然它的含义实际上代表的是大门口处的红外线感知设备捕捉到了有人入内的报警信号。 

本来以为是邻居的串门,他揉着眼睛慢吞吞地坐起身,却在看清了向这边走来的身影后顿时清醒,猛地从地面站起,以毫不欢迎的姿态将手指揣进浴衣的袖子里。 

和上次见面完全相同的衣着,教堂的神父先生用散步一样悠闲的步子慢慢踱了过来。午间的阳光洒在他的头上肩上,让他的棕发染上了淡金色的柔和光晕,胸前的十字架也时不时闪着让人眯起眼睛的干净光泽。 

“别紧张,我只是来找你喝酒的。” 

绮礼抿起嘴唇微笑着说道,声音听起来很诚恳。 

这个人笑起来很难说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但是切嗣却总在目睹他的笑容时感到背后发凉。本能告诉他,这笑容绝不是亲近示好的友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切嗣皱皱眉头,还是迈步向前跳下廊道,迎着对方走过去。 

“教堂总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事情,”绮礼举了举手上的袋子,让对方看清里面的酒瓶以表示自己没有说谎,“不过,就算没有人告诉我,你的住处也和那时候没有变化,不是吗。你还真是中意这个荒凉的院子。” 

“……”切嗣侧着头狐疑地盯着他,“那时候?” 

“就是我说的那个你已经忘记了的抢杯子游戏的时候,别在意。” 

绮礼径直走过了他身边,就像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轻车熟路地走到前方的走廊边转身坐下:“过来吧。我买了你喜欢的下酒菜。” 

“如果你只是想把那个该死的麻婆豆腐推荐给我,我现在就把它们倒进下水道去喂蟑螂。” 

“别这样,麻婆豆腐很好吃的。”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难道是那家店聘请的豆腐大使吗——” 

恼火地踩着木屐啪嗒啪嗒走到附近,正要继续发牢骚的切嗣却在看到绮礼手上的饭盒时哑然了。 

那里面的确没有出现恶作剧一般的大堆豆腐,而是他喜欢的红油拌三丝。 

“……这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讷讷地嘟囔着,切嗣低头看着袋子里的两只酒杯,“话说回来,你这个神父可真够悠闲的啊。教堂的事情呢?” 

“我请了病假。早上去了一趟医院,下午的假期没处可去,所以来找你收留我了。” 

绮礼悠闲地将饭盒拿出打开,分倒好了清酒,接着抬起头来望向仍旧站在草地上的屋主人,左手示意地拍了拍身边的地面。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