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3

文/景南

 

“怎么会不重要,我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失忆过一样,这感觉可不舒服。” 

“事实上也的确是失忆了。不过,就算在记得我的时候,这些记忆对你来说大概也不算什么吧。” 

“……?” 

切嗣看了看他,忽然警惕地眯了一下眼睛。那神情一闪即逝,但还是被绮礼清楚地捕捉入了视网膜之中。 

这是并不属于普通市民的阴冷眼神。看着他的脸,神父的笑容忽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不过,说得也是呢,这样也不太公平。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绮礼向后仰了仰,拿起酒瓶将自己的杯子倒满,让气氛和缓下来。 

“这也还是不公平吧,”切嗣无奈地抬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你就算随口胡扯,我也没有什么核对的办法。就像你刚才一直说我们两个认识,我也找不到证据来确认一样。” 

对面的神父没有再对他的质疑出声回答,只是将手伸到胸前,将垂挂在那里的金色十字架拿起,示意什么一般虔诚地贴在嘴唇上。 

“……” 

看着他低头亲吻十字架的模样,切嗣忽然感到莫名的浑身不自在,不由得别开了视线:“好吧,我姑且还是相信你。不过之前海边的那个草地很少有人去,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因为你在那里吧。我是去找你的。”绮礼放开手里的金属挂饰,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 

“这回答也太没有诚意了。”切嗣终于不快地皱了皱眉头。 

“没有我的话,你还在迷路呢,甚至迷路到睡着了,不是吗。对搭救自己的恩人稍微亲切一点如何?”绮礼举了举手里的杯子,“不用那么紧张,我虽然对另一个世界的你很熟悉,现在你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据我所知这个世界是不存在魔力的吧,你也就不可能是那个魔术师杀手了。”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到近乎一笔带过,但这句发言却在切嗣身上引发了巨大的反应。 

“……你到底是谁?” 

阴沉地垂下眼睑,切嗣的声音骤然换成了与之前的礼貌语气截然不同的威胁音调。 

“怎么,难道你还在干这行?这可真是……哈哈哈哈,该说什么才好,不愧是你啊,”绮礼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似的,更加轻松地笑了起来,“我是言峰绮礼。只是一个侍奉着神的普通人而已。” 

“你一直在冬木市生活?” 

“啊,少年时期是在别处。不过现在是定居在这里了。” 

“……一年前,你在哪里?” 

“还是在这个地方吧。我在这里任职很多年了。” 

切嗣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那你就不可能认识我。我在半年前才来到这个城市。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踏上过这附近的土地,更不要说有见过你的机会了。” 

“是吗。” 

绮礼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抬起头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脸,接着抬起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啊……怪不得你看起来这么年轻。这是……难道说时间也退回去了?不,这也不太可能……” 

“什么?从刚才开始我就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切嗣的表情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 

“没什么。你不喝酒?这可是你自己点的。” 

“我会喝的,但是现在没有心情。” 

绮礼啜着酒笑了笑:“我不会对你有什么威胁的。倒不如说,如果这之后有什么会对你产生威胁的人出现的话,我会把他们全都清理掉。” 

“……” 

切嗣垂下眼神,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拿起酒杯贴在唇边,挡住自己说话的声音:“魔术师杀手这个称呼,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在我参加圣杯战争的时候,调查对手的资料时得知的——虽然这么说,但现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这样吧。所以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哎。” 

切嗣很显然是把对方的回答当做了答非所问信口胡诌的敷衍,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管你对我的事情知道多少,我现在都暂时不想回忆,这个话题就先放在一边吧。你也不要再不断地提起来了。还是说,你非要把我逼急了闹出什么不愉快来呢?” 

“我没有那个意思。” 

绮礼放下喝空了的酒杯,抬起手用指腹拭去唇边的水渍:“只不过是在意料之外的情况下见到你,高兴到有些得意忘形了,所以多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吧。不用放在心上。” 

【你这家伙到底还要随口胡扯到什么时候——】 

切嗣无奈地看着他的眼神里清晰地传达出了这样的信息。 

不过在对视片刻之后,切嗣忽然摇了摇头,换回了最初轻松的神情,像是随便地接受了这个现实:“无所谓,多一个朋友也好。但是如果让我发现了你有什么问题,那我不会客气。” 

“哦,这个世界里,倒是变得爽快多了嘛。这样的话,我们两个说不定可以重新对话呢,切嗣。” 

绮礼微笑着拿起酒瓶,给切嗣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酒。 


——To be continued——

 

评论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