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2

文/景南

 

“嘶……呼……嘶……” 

切嗣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大汗淋漓气喘如牛的男人。 

真是太惊人了,在这家中华餐馆坐下之后,这个人就开始如饥似渴地像喝水一样灌下一盘一盘鲜红刺眼麻辣无比的麻婆豆腐。 

在海边的草地中与这个陌生人意外相识之后,切嗣在完全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的情况下,干脆答应了“请我吃麻婆豆腐”的奇怪要求,一同步行寻找正确的大路,接着搭车赶往城内的一家中华料理店。在这期间,他终于还是从谈话中得知了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市内教堂中的神职人员。 

虽然对于冬木市的各个地方都摸得相当熟悉,切嗣惟独不熟悉那座孤独耸立着的教堂。本身并无信仰,也对于肃穆严谨的气氛十分棘手,另外还对那个地方有种原因不明的排斥感,切嗣只在散步的时候路过一次而已,并未走进去看过。 

在这样的地方存在一个对他非常熟悉,但他自己并没有任何印象的神父,这种事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发生。 

也正因为这样,切嗣虽然一开始被吓到了,却还是顺势和这个人坐在一桌吃起午饭来。 

“你可以慢点吃……几盘豆腐我还请得起。” 

觉得对面的人的吃相实在是太过拼命,他忍不住停下拿起酒杯的手,出声试着搭话。 

“嘶……我吃饭就是这个速度,没有特意,嘶,特意加快。” 

回答他的声音还是喘得断断续续,说不成完整的句子。 

“不辣吗?” 

“呼……很辣啊。” 

“……”切嗣茫然地搔了搔自己蓬松的乱发。 

虽然他自己的口味也是偏向辛辣,因此才会对这家经营辣食为主的料理店的位置很熟悉,但是面前的这位先生对于辣味的偏执很显然已经超越了切嗣能够理解的范围,进化成了自虐一般的疯狂举动。 

“你不喝水吗?” 

“不用。” 

“也不要米饭?” 

“嗯。” 

再度茫然地抓抓额发,切嗣摇摇头,决定还是放弃劝阻,继续低头喝酒吃菜。 

旁边的空盘子已经摞起了五只,并且第六盘还正在送来的过程中。与其说是莫名其妙被人宰了钱包的心痛感,此刻的切嗣反而燃起了好奇心,想看看对面这个人的胃到底有多铜墙铁壁,最多可以塞进多少盘这样的激辣豆腐了。 

喝空了手里的酒杯,切嗣忽然想起什么:“啊对了,言……” 

“言峰绮礼。”对面的人立刻就明白他在迟疑什么,叼着小勺抬起头。 

“哦,绮礼,真是个好名字。你要来一杯吗,这个,”切嗣用手中的酒杯轻碰了一下旁边的酒瓶,“不能喝酒的话就算了。” 

“……” 

绮礼像是吃了一惊,吃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什么?”切嗣一时之间不明白自己说的哪句话会让对方这么惊讶。 

“你这是要请我喝酒吗,切嗣?”绮礼将勺子拿离嘴唇,不可思议地露出奇怪的笑容。 

“显而易见是这样。”切嗣愈加茫然地抬起眉头:“你要喝我就让店里加个杯子。” 

“……啊,这可真是……” 

绮礼忽然抬起手撑住额头,嗤嗤地低声笑了起来。 

过了片刻他才重新抬起头,眼睛还因为过度的笑容眯着:“久别重逢来一杯也没什么关系。我就不客气了。” 

“唔。” 

怎么回事,总觉得有种相识多年的老友的气氛弥漫开来了,是自己的错觉吗? 

虽然原本没有任何记忆,切嗣也还是心虚了起来,回忆着自己是否在什么地方和这个人见过面,却仍然一无所获。 

就在他沉默思考的期间,绮礼已经吃完了最后一盘豆腐,拿起纸巾来擦着嘴,神情从原先的一决胜负变得悠闲起来:“话说回来,气色变得好多了嘛,切嗣。视力也恢复了?” 

“嗯?哦,你知道我的视力下降过啊,”切嗣吃惊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承蒙关心。曾经差点失明,不过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说过了,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切嗣噎了一下,只能叹了口气,“之前就说过了,我真的不认识你。” 

对面的男人就像是早就预料到这句回答似的,不受影响地弯起嘴角,露出一个轻快到让人不安的兴致盎然的微笑。 

“没关系,这根本就不重要。从现在开始重新认识就行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