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切]麻婆豆腐在朝阳下跑步 01

文/景南

 

卫宫切嗣是半年前来到这个海边城市的。 

说是搬家移居也可以,不过更确切的说法是他需要一个空气干净,生活趋向慢节奏的地方疗养身体。 

大概是从一年多前开始,他的四肢渐渐变得乏力。有时会心悸,在平地上走路也会忽然出现严重的眩晕情况。 

医院检查不出问题。他的身体测出的各项数值良好得可以编成一个供人参考比对的标准表。 

他最后不得已之下甚至去找了心理医生,得到的建议是换一份压力小的工作,最好连生活环境也一并改变。 

当然说起来简单,真的要放弃目前的生活改换工作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切嗣花了半年左右处理各种杂务,才终于在身体状况濒临崩溃的时候逃难一般躲到了这个名叫冬木市的海滨小城中。 

来到这里时,他的体重已经减得无法再轻,虽然正常的瘦削也许会让人显得清秀,但他那副模样已经需要用“憔悴”来形容了。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工作,但隐约能够猜到他并不是普通的小人物,因为他一到这里,就买下了一整个大得过分的老式宅院,并且只靠着银行的存款就修缮了房屋,负担了日常的开销,还时不时出入各种餐馆和咖啡厅,就像个度假的观光客那样不吝惜钱财。 

那之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切嗣强迫自己放下之前工作狂式的生活习惯,每天什么都不干,只是在城市的街道和海边长长的沙滩上徘徊。这样拯救着自己的精神和活力的过程中,四处行走的副产品让他摸清了这个地方的每一条街道,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抛下了所有的负担之后,反而因为空虚度日而觉得很难熬。但坚持了几个月后,切嗣奇迹般地觉得枯竭了的身体正在渐渐复苏。 

体重回来了,脸颊也有了血色。现在的他看起来比刚来这里时大概要年轻五岁左右。 

眩晕已经消失,莫名减退的视力也恢复了。就算从家里步行一直走到他很喜欢的那片海边的草地去野餐,也不会觉得特别疲惫。 

切嗣很喜欢那片望不到头的野生草地。 

那里鲜有人迹,草叶茂密,如果站在中心远望,感觉就像身处草原之中似的。 

这种清爽的感觉很不错。不过,要是不知不觉地走过了头,事情就变得一点都不有趣了。 

这天的卫宫切嗣不知道自己的脑筋是哪里出现了短路,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完全地在陌生的地方迷了路。 

身边没有参照物,他就算想拨通手机询问朋友,也不知该从哪里问起。 

转了一个小时感觉自己好像还在原地打转后,他终于自暴自弃地停了下来,干脆躺在草丛中,开始迎着暖融融的阳光睡起午觉来。 

睡了不知多久之后,他的头顶忽然出现了另一个人的手指的触感。 

好像是有人经过,发现了他之后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也许是想要叫醒他吧,这个人温和地摩挲着他的头发。睡梦中模糊的感官令切嗣只出现了少许疑惑,并没有彻底清醒。 

“找到你了。” 

身后的人低声说道。 

那是个低沉浑厚的男人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有点熟悉,但那并不属于切嗣认识的任何一个朋友。 

“哈……哈哈哈哈。” 

不知为什么,这个人在摸了一会他的头发之后,忽然发出了含义不明的笑声。 

什么?是觉得他睡在野地里的样子很好笑吗? 

这时终于清醒过来,切嗣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蹲在他身后的人停下了低声发笑,也抬起头,与他的视线相对。 

唔,好像是个同龄的人。 

就算是蹲姿,也能看出这个人体格宽阔高大。裁剪合身的衣服并不是普通的日常休闲装,而是类似某种特殊职业的制服的质感。胸前坠着的一只漂亮的金色十字架,让这个人全身都散发出切嗣所不熟悉的沉稳气质。 

和声音一样,这个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的男人的容貌虽然有些微弱的熟悉,但追溯起记忆来还是彻底的陌生感,切嗣确信自己没有见过对方。 

“你是……谁?” 

有些摸不清状况,切嗣只能姑且先开口提问。 

对面的人挑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这个人抬起宽大的手掌,将手指探向切嗣的脸颊,从那里摘下几片草叶。 

“这算什么,不记得我了?”男人低声说着,五官端正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 

看着切嗣茫然的神情,男人摇了摇头,接着说出了一句让人更加摸不着头脑的问话。 

“卫宫切嗣,难道是圣杯那家伙恶意到连你的记忆也一并删除了吗?”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6)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