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嗣X爱丽]银月·黑夜·红宝石 01

文/椒盐酱狐

 

爱丽斯菲尔做了一个长而悲伤的梦。

被泪水濡湿的脸颊传回了冰冷的触感,她惊醒之后睁开眼睛,看到宽敞的房间另一头的落地窗边,层叠繁复的窗帘之间漏进了明亮的阳光。

春日的和煦光线,柔和地落在厚实的地毯上。天已经亮了。

她发觉心口正在传来隐隐约约的刺痛,想抬起手抚摸,手臂却灌铅一般沉重得无法动弹。

为什么呢……明明几乎忘记梦中到底经历过什么事了。

只记得好像身体很疲惫也很疼痛。奋力地在为了什么而奔走和战斗。

后来……被囚禁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好像——

一直在等着谁来救自己。

“最后,也没有被拯救吗?”

轻声自言自语着,少女张开眼睛叹了口气。

“爱丽斯菲尔,醒来了?!”

听到床边传来的与安静气氛不合的激动声音,她吃力地调转视线看向那里正在说话的人。在这样谁都不想见的疲惫之中,唯有这个贴身保镖还被她留在屋内。

“Saber……你一直守在这里啊,我没事的,你该休息了。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合眼吧?”

被一袭黑色的西装包裹的男装少女坚定地摇摇头,伸出双手紧握住她艰难举起的右手,碧绿的眼瞳里闪烁着痛苦和焦急混杂的神色:“比起我来说,你的身体更重要。”

爱丽意外地听着她的回答,过了片刻不由得笑了起来,但笑声灼烧着咽喉的声带,也化为干涩的咳嗽:“咳……咳咳,会让Saber你这么慌张,医生说了什么?”

“……”

“没关系的,告诉我吧。我自己多多少少也已经感觉到了呢。”

Saber紧紧皱起眉头。

过了片刻,她才闭上眼睛,放弃一般地低声说道:“爱丽斯菲尔,你有什么一定要完成的心愿吗?”

“嗯?”病床上的少女意外地眨眨眼,“怎么会忽然说到这个?岔开话题的技术很不高明哦。”

“因为……”Saber几番努力,也没能把后续的话说出口,只能败者般地垂下肩膀,“尽管告诉我吧。想吃的东西,想去的地方,想见的人,任何愿望我都会尽全力替你完成的。”

爱丽终于理解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只能无言地看着上方华丽的床帐。

她知道自己的寿命,属于十六岁的爱丽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的人生,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是吗……果然,这是【红宝石的诅咒】吗?”

张开干裂的嘴唇喃喃地说着,她抬起放在被子中的另一只手,抚摸着鲜红眼瞳的眼角:“每一代显现出【红宝石基因】的女孩,真的都活不过十七岁呢。”

“别相信这些!那不过就是艾因兹贝伦流传几百年的传说而已,至少近一个世纪家族中没有出生过你这样的后代,没人能证明它是真的,”Saber猛地攥紧她苍白的手指,“不能放弃希望。求生欲望都失去了的人类,是不可能赢过病魔的。”

“求生……吗?总觉得,我一直都很缺乏这方面的勇气呢,”爱丽疲惫地抿起嘴唇,“不过,说到愿望,我还真的有一个。”

“是什么?”

“我从有记忆起开始,就没有走出过这个城堡呢。一直因为身体不好,记忆几乎都是躺着或者坐着。”

“你是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吗?”

银发少女却下意识地摇摇头。

“想看的地方,在网络和书籍中都能看到。听我说哦,Saber,醒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以前我也做过很多次,梦见的都是同一个地方,我觉得,这一定是那个地方有什么在呼唤我吧。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我还没对任何人说过。”

Saber愣了片刻,向前倾身压低声音:“那地方是哪里?”

“一个叫做冬木市的临海城镇。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家里是不可能允许我出行的呢。”

“不用把那种事放在心上。”

保镖却在她耳边低声说出了令人安心的话语:“你只需要告诉我,这是否就是你最后的愿望?”

“……”

爱丽将目光转向透入阳光的厚重窗帘,下意识地点点头。

“带我去冬木市吧。那里一定有什么……在等着我。”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