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9

璟。:

文/景南

目录




最后做了小手枪形状的巧克力饼干。

本以为这个想法不错,但浇上了巧克力外壳的棕黑色小手枪由于厨师的精湛技术,做得太过拟真,铺满一盘子看起来反而有点可怕。

虽说迦勒底里孩子不多,但他们吃甜食却是主力军,这东西恐怕不会受欢迎吧。

作为一个专业厨师……哦不,对厨艺钻研比较深入的业余爱好者,卫宫还很少遇到这种预想和现实有出入的现象。虽说味道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总觉得自己的能力受到了小小的质疑。

可能想要讨好一个根本不会在意食物外形的成年男人,本来就不需要在造型上下功夫,所以弄巧成拙了吧。卫宫有些灰心地想着。

当然,这些不过是藏在他深褐色皮肤下的转瞬即逝的闪念罢了。事实上卫宫士郎和所有其他理智正常的英灵一样,也有正常的情绪,也会自我反省,只不过恐怕就连迦勒底的御主也很少有机会亲眼见过“迦勒底的红衣保姆灰心丧气”到底是什么样子。

如果哪天见到了,那恐怕就是真正的世界末日了吧。比人理烧却还更加厉害十几倍的那种。

虽然不太满意,但做都做了,不该浪费粮食,他还是决定给切嗣拿去。

把饼干一个一个整齐装进点心盒的时候,卫宫想起这些零食最开始还是切嗣主动开口要求的,仍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拒绝和任何人有过深来往的男人,却会开口问另外一个类似于工作同事关系的人索要饭后点心,这可能吗?

或许这个人和表面上看起来的不同,其实思维和行为模式要更直接,更干脆一些?

走到切嗣的房间门前,卫宫终止了脑内猜想,用另一种可悲的可能性给自己泼冷水。

说不定切嗣就真的是把他当成迦勒底的专职厨师了呢。

向厨师点菜,这是天经地义无需挑刺的正常行为,或许就和从者去向御主要求火种一样,根本不需要犹豫顾虑吧。

要真是这样,那可就不能令人信服了,总有一天要叫上切嗣去开场模拟战……

“哦?这不是厨师长大人吗,怎么提着一个很可爱的便当盒站在走廊中间发愣?迷路了吗?”

从走廊尽头拐过来的人,发现他之后就熟络地打招呼。那绿披风和显眼的橙黄翘发,是和卫宫住在同一条走廊上的罗宾汉。

同为常驻厨房的苦力,卫宫第一反应就是想用干将莫邪把他摔到对面的墙上去质问前几天繁忙的用餐时间为什么不来干活,但立刻想起来罗宾汉去陪御主收集素材了。

“嗯?哦,切……咳,这是要送给住在这间屋里的Assassin的。”

卫宫差点就顺口叫出来了,但事实上他是卫宫,切嗣也一样。他们两个在大多数英灵面前,就算被知道真名,也不过就是职阶不同的Emiya罢了。说到其他的称呼,想必罗宾汉根本不明白是谁。

“你说那个阴沉的家伙啊?哎呀,你跟他错过了,刚刚我经过作战室,还看到他在那边和御主说话。”

“哦。”

卫宫正要敲门的手放了下来。

“如果是要趁热吃的东西,就送过去吧。Master刚刚回来需要休息,应该不会谈什么正事。”

罗宾汉说完,笑眯眯地摆摆手,就进自己房间了。他的小鸟还在肩上蹦蹦跳跳,卫宫定睛一看,那鸟抱着在吃的好像是昨天他炒的瓜子。

……作战室啊。

卫宫感觉有些头大。要不是可能会被偷吃和围观,他真想放上一张手写卡片,放在切嗣门前走人。

还是去一趟吧。正好几天不见御主,他也想过去打个招呼。

对了,那个容易高兴的年轻人,如果把新烤出炉的饼干分几块给他,他应该会比切嗣更捧场吧。

卫宫转过身,往罗宾汉来时的路走过去。

走到拐角时,他想起来一件事。

那瓶玛丽皇后硬塞给他的插花,如果没人动的话,应该还摆在作战室的角落吧?

虽然有各种事要忙,他只是对那瓶花不曾枯萎隐约觉得奇怪,但现在想起来,他忽然就开始在意了。

一会顺便去看看吧。


评论
热度(44)
  1. SealeveL冰海社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L Fate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用来整理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站内BG和BL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