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8

璟。:

文/景南

目录




“你对我示好,不会有任何好处,这一点你自己应该明白。”切嗣不客气地叉起点心就吃,但态度依旧冷淡。

卫宫忽然笑了。

到底为什么要笑,他自己都不清楚,或许是因为现在这情况挺有趣的。

——又或者,他在刚刚那句话里,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亲切吧。

“我当然知道,但你为什么要特意提醒我?你是觉得自己毫无回应会扫别人的兴,与其这样之后造成不愉快,不如一开始就疏远所有人?那你的心思还真是细腻。至少我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弓兵说着,很明显看到了切嗣脸上表情的变化。在他发出笑声的时候,身旁的男人用极快的速度扫过来一眼,又显出很无所谓的样子。

“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我知道自己和你在某个时空中是什么样的关系。我根本不在意,也并不会因为那样就对你有所改观。我们两个,现在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切嗣大口吃着饭,还能以很快的速度低声说话。他的吐字很清楚,或许是因为入口的食物根本不怎么咀嚼就咽下去了。

“哦,原来你都知道,那话就好说了,我能问问你听到的是什么样的版本吗?”

弓兵故意捡对方不想继续的话题说,算是难得地挑衅了,但想不到切嗣却很正常地回答了问题。

“没什么。我们基本是同时代的人,我比你年长一些。在某个版本的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我作为艾因兹贝伦的代表,赢了那场厮杀,却只得到污染的圣杯,并且引发了毁灭城市的大火。为了赎罪,就随便从火场里捡了个婴儿,想养育他长大,却在他还没长大的时候,自己就衰弱而死了。谋求虚幻的理想,最后一无所有,抱憾而终,就是这么回事吧?”

弓兵很想开口说句“并不是你理解的那样”,但没什么话可说。

“差不多吧。虽然太过简略了。毕竟,他不是一无所有。”

“你想说什么?”切嗣从鼻子里短促地哼声,“难道你要说他至少还有你这个儿子?人理都要毁灭了,别说这种感性的无聊话,只会浪费时间。”

“哈哈哈,儿子。不,这种事根本无关紧要。”

卫宫却笑着摇摇头。

“我想说,他至少还有【理想】吧。为了理想做尽了毫无回报的事,最后抱着理想死去,对他来说,或许还是一种解脱呢?因为他的愿望本来就是无解的命题。”

切嗣忽然显得非常不快。他的嘴抿成一线,没有说话。

“很显然,这种理想,你也有。毕竟,他是你的一种可能性。我想和你多聊聊,不过就只是想知道,在我认识卫宫切嗣之前,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罢了。”

啊。原来如此。

他在想的竟然是如此简单的事。

Archer——卫宫士郎在自己说出了结论之后,才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人类是一种需要交流的生物,虽然自己已经不能算人类了,思维却还是无法跳出那个窠臼。

“……知道了这些,又能怎么样?我对于没有益处的事,没兴趣配合。”

切嗣站起身来。

他面前的餐盘空了,解决掉食物之后,他打算立刻走人。让他坐下来的原因果然只是因为弓兵做的饭菜合胃口。吃完了就走,真是实用主义者。

“有益处啊。你会多一个朋友。”

弓兵抱起手臂,气定神闲地说。

红衣的杀手停下脚步,低头看向他。居高临下投过来的眼神很是轻蔑,但他却没有动用杀手的气息遮断立刻离开。

弓兵看准了他迟疑的时机,开口补充:“一个会做饭的朋友。我除了饼干,还会做很多别的。你随便提要求。”

“……”

最后,杀手只是低声叹息,就转身走出了餐厅。

从他一直以来锋芒毕露的态度来看,这反应算是相当温和了。看来,朝夕共处的生活还是有点好处,至少Archer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就算外貌改头换面,但味觉却没怎么变过。

“朋友啊……”

弓兵独自坐在餐厅里,还在想刚才的对话。

这个词,放在他和切嗣之间就太奇怪了。对他来说,自己和切嗣的关系是一个已经有了结果的既定事实,而现在那位陌生的“卫宫”,恐怕脑海中根本不存在“朋友”这种人际关系概念。

“和投喂野生濒危动物一个样啊。我在干什么,我本职可是战士,还是挺厉害的那种。”

嘴里嘟囔着,卫宫站起身,重新系上围裙,开始思考新品种的饼干到底该怎么做。


评论
热度(45)
  1. SealeveL冰海社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L Fate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用来整理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站内BG和BL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