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高文咕哒君】白昼梦 CH.03

夜蒹:

接在黑夜短篇后面的故事。设定继承,有自设的咕哒君到处乱跑

*为了方便称呼,这个咕哒君还是叫藤丸立香,但和官方设定的性格不太一样请注意

*清水清水清水←←←慢吞吞的有点长


——————OK就继续啦——————


缓慢地继续更新_(:з」∠)_

涂了张拉手手的插图嘻嘻!(。・∀・)ノ゙



————————



“十分抱歉,我这就换个地方。”

高文转过身,拉开屋里仅有的一张椅子,礼仪端正地在上面坐下来。

看他忽然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坐在床上的人很明显愣了下,继而脸上流露出吃惊和失望的表情。

很细微,但高文还是注意到了。

身为骑士,与生俱来就拥有“被需要”这样的属性。他习惯了人们用依赖和尊敬的目光看自己,习惯了拥有一个主人,听从绝对的命令,自然而然对于这种司空见惯的感情非常熟悉。

只看看少年的眼神,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尊敬,甚至仰慕自己。除了所谓的朋友,或许少年还想更进一步,比如像兄弟或师徒那样,和他建立起更深厚的关系。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对这种亲近如何回应。

如果换成其他人……任何一人,甚至是亚瑟王,他都完全不会因为人际关系而感到困扰,可面前的人却令他彷徨不定。

这种感觉可不好。非常……

非常危险。

“魔术的事情,我不是那么清楚。如您所见,我不过是靠着太阳的庇护,在战场冲锋陷阵的剑士而已,如果您是因为体质方面的原因容易受到困扰,明天我会陪您去问问迦勒底里更懂行的人。”

他假装没有注意到御主的神情,强行把话题拉回正向。不过恐怕两个人都知道,再讨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嗯。”

御主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他蜷在被子里,腿不知是曲向胸口的,还是盘起来的,上身向前弓得很厉害。他最开始看到高文,眼睛还露出了光亮,但现在又渐渐暗淡下去。

这样可不好。

可是——

高文在阻止自己之前,已经忍不住伸出手,摸到了少年的头上。

他的手上还有护甲,手指被皮革阻挡,看着卷曲的黑发纠缠在手甲缝隙中,他甚至不敢多做动作,只是安抚般地停留在上面。

床上的人呆滞了一瞬。全身都停下动作了,像是在等他的下一步。

要说这是被他惊吓,看御主的表情倒不像。高文觉得或许对方早就在等着他这么做了,又暗自唾骂自己心术不正。

“你要……”

他开口才说了几个字,忽然感觉心口悸动起来。这是最近见到御主时不知出现过多少次的,有些刺痛,有些酸麻,又让人无法厌恶的纠缠感。

吸了口气,他才把后面的话缓缓说完。

“你要我怎么做呢,Master?毫无长处的我,如何能消解你的不安?只要能帮上你的忙,再小的事我也会做。”

蓝眼珠从黑发下小心地看向他,而高文只是微笑地回视。他相信少年对他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不想露出什么破绽,造成对方的困扰。

当然,这个御主可不是什么善于看透人心,难以应对的大人物。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多虑。

“我没有……没有想让你做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做,陪,陪着我就行了。”

说到最后半句时,少年结巴了一下。他最近已经可以坦率地说出一些以前会害羞的话了,但是正视高文的眼神时,他有时候还会退缩。

“那当然没有问题。我和你的契约只要存在,我们就是一体的。不管你在任何地方,我也会在那里。”

高文的回答显然不是少年想听的。他感觉到手掌下面的那个温热的脑袋摇了摇。

“我不想说这些……朋友这种关系,本来应该是和契约没关系的,不是吗?”

确实不是。可高文不敢附和。

他早已经意识到自己没有再把御主当成朋友来对待,并且更严重的是,他也无法安心地成为这个人的仆从。无视这种心情很容易,但他却无法对自己的主人说谎。

没错,正是这样一个一个无伤大雅却逐渐积累起来的小小谎言,他才会觉得良知和信念受到谴责。

“确实没有关系。抱歉,Master,刚才是我失言了。”

高文收回摸着御主头顶的手,拉起放在被子上的细瘦手指。他想将这手指贴在嘴唇上,试试到底是不是同以往一样冰凉,但终究只是看着手背上的令咒和指甲边隙的干裂,什么都没做。

少年沉默片刻,忽然收紧手指,反向将他的手握住。

“我没事的。我曾经连续不断的好些天,被困在像是监狱塔的梦境里,每天都要经历一场恶战。有一个复仇鬼跟着我,强迫我战斗。他就像是仇恨和愤怒的化身,在他身边只是站着,我都觉得要被他的魔力烧干了。”

高文很意外他忽然会讲起从前的事,不由得笑着点头:“我听说过这件事。虽然知道得并不详细。怎么会忽然说起这个?你害怕睡着,担心会再发生那样的危险吗?”

“不是担心,我只是——”

御主微微地笑了,这带有苦涩的笑容,和高文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

“我只是怕死而已。”

他非常轻声地说道。轻到几乎听不见。

高文忽然有些呼吸不上来。当然,他本来不一定需要呼吸,但就是出现了胸腔收紧,血流不畅的感觉。这都来源于刚才进入耳朵的那句轻微的话语。

“做了噩梦,醒来之后,我满脑子都是可怕的事,想着如果一睡不醒怎么办,然后又那么继续睡下去。因为人类如果不睡觉也会死。这时候,如果身边有高文这样的人,我就会感觉好多了。”

少年很平淡地继续说着。听内容像是难得发自内心地倾诉烦恼,可他的语气却很平常。

对他来说,这就是生活的常态。

“我这样的人?”

高文哑着声音问。

少年看他一眼,又垂下眼睛。

“因为……如果我死了的话,高文会哭吧。如果我有什么危险,你一定会拼尽全力救我,我死了,你会发自内心地难过,不是因为我们签订了契约,而是因为你喜欢我。”

高文的手一颤。他差点就从椅子上忽地站起身了,但花费几秒控制住自己,他才反应过来御主说的“喜欢”,就只是友爱而已,并没有特殊的含义。

“当然,玛修也喜欢我,迦勒底的大家也都对我很关心,可是他们不一样。”

说着说着,御主停下来,自己都不明白该如何解释。

“也许我总想着要保护他们,所以不能太依赖他们的关心……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没关系的。”

高文打断了他的话。

“没关系的,我都明白。”

他伸出手,揽住少年的肩,轻易就把单薄的身体搂到了怀里。

虽然心口的刺痛丝毫没有减少,这动作的意味倒是非常干净,只是想要拉近两人的距离而已。

“依赖我吧。如果你允许我保护你,而不是被你保护的话。”


评论
热度(66)
  1. SealeveL冰海社夜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L Fate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用来整理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站内BG和BL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