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高文咕哒君】白昼梦 CH.02

夜蒹:

接在黑夜那个短篇后面的故事。设定是一样的,有自设的咕哒君到处乱跑

*为了方便称呼,这个咕哒君还是叫藤丸立香,但和官方设定的性格不太一样请注意

*清水清水清水←←←慢吞吞的有点长


——————OK就继续啦——————



“我会去转告兰斯洛特的。”

高文这才意识到御主还在闹别扭,只好放软语气苦笑:“还请您手下留情。”

少年努努嘴,感觉头发碍事,用力晃晃头,额发却黏在脸颊上甩不开,只好用手胡乱往后抓了抓。

被这个动作提醒,高文想起刚刚进屋时,这个人还正在被噩梦惊醒的慌乱中,之前谈笑的轻松又渐渐消散了。

“所以,能和我聊聊吗?Master,就算你是在梦话中呼唤我,那也说明你是需要我的协助,为什么醒来之后反而不愿承认呢?”

从最初见面的第一眼,到相处两三个月后的现在,高文对自己的契约者产生的印象一直在发生改变。最开始他觉得这个人文弱,退缩,后来又觉得他勇敢得近乎莽撞,但最近却渐渐能感受到少年身上更像普通人的部分了。

“我……没有不承认啦。我一直都是很信赖高文卿的。”

被单刀直入地问了,御主有些措手不及。他只是吞吞吐吐地应付着,又垂下头,好像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而高文就沉默地等着他整理好答案。

以往他们单独相处时,对话经常会这样单方面停顿下来。御主虽然很多时候行动力惊人,但在言语的交流上,有时候会显得很笨拙。

一群人时不明显,御主经常只是倾听的一方,很少有人会像高文这样主动地想了解他个人的想法,从这方面来说,或许这个忙于战斗和挽救人理的少年其实也很寂寞吧。

“我想……其实不能说是噩梦。我只是看到了很多东西,各种各样的……英灵的过去。有些很真实,有些又扭曲得非常厉害,那种应该叫什么呢?就是顺着契约,自然而然会进入我身体中。清醒的时候还好,但现在契约的从者太多了,睡着之后,有时候会有太多的信息……”

少年说得前言不搭后语,最后停了下来。

他很不满于自己蹩脚的陈述,还抬头抱歉地看向高文,但骑士只是坐在床边盯着他的眼睛,等他继续说后文。

“我有时候……”

和高文对视着,少年原来还算镇定的表情,渐渐退缩成难得一见的迷惘惶然。他的眼神闪动,最后垂下来看着曲起双膝上堆到鼻尖的被子。

“我有时候,会以为自己就要那么淹没在梦里,再也醒不来了。最近,我甚至变得开始害怕睡觉,但是人类不好好休息就会没法战斗,毕竟就是这样的生物。”

说着说着,他又尴尬地抿起嘴笑了:“但是,听说高水准的魔术师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会被从者的过去和黑暗反噬,大概也是因为我能力不足吧。虽然迦勒底帮我抵挡了大多数的危险,但毕竟是契约了这么多的英灵,我自己也要小心应对呢。”

高文沉默地点点头。

御主会产生这样的问题,他多多少少能够预料到。甚至到目前为止仅仅只是受到这种程度的困扰,已经超过他的预期了,如果不是御主还有什么隐藏的才能,那就是这个少年的意志和耐性非同寻常。

和传闻中的圣杯战争不同,这少年仅仅只是作为迦勒底英灵系统的一个代言人般,连令咒都没有对英灵的强制束缚力,仅仅只是在战斗时起到领导和支援的作用。

每次出行前,他都非常认真地一件一件挑选战斗时的礼装,整晚和各个英灵开会讨论分组和战斗安排,与其说那些召唤出的从者是他的“随从”,倒不如说他是作为一个劳苦的组织者,在为了把众多强力的危险品联结在一起而奉献着平凡的力量。

“Master。撑过去吧。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熬过这关的。”

高文没有说什么漂亮的场面话。其实真的需要时,他也可以说出华丽的长篇大论,但面前的人不需要这些东西。

“……嗯。”

少年也没有回答什么,只是朴素地点点头。

“那么,想必我的过去,也给你造成过压力吧。虽说我并无什么怨恨留下,但我生前,也不能说全是阳光和煦之事。”

作为从者,高文很少回想自己生前的事。他不知道御主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但就算是亲眼目睹冷兵器时期近距离砍杀的惨烈场景,对于现代人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少年抬头回忆着,笑着摇摇头。

“那倒没有。倒是Alter贞德被召唤的那天晚上,我一整晚都在火刑的折磨里,那时候是真的感觉活不到第二天了。幸好当时玛修来叫醒了我。”

“您……”

高文不知应该如何接话。他直觉这里一定要说些什么,但他既不能分摊这份痛苦,也不懂得什么可以用在这里的魔术。

自己作为一个战士,还真是实实在在,全身上下都为了冲锋陷阵啊。是不是该叫安徒生来给御主讲个睡前故事?

“不过,那天和高文卿在野外露营,我倒是睡得很好呢。有你在身边,就觉得很安心。”

少年忽然喃喃地说。

他本意只是想起来一件轻松的事,就说出来闲聊而已。可是听到他最后那句话,高文就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了。

其实最近和御主相处,这种心里在燃起小小火苗的感觉总是会时不时冒出来。他都及时压下去,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心里的负罪感却始终挥之不去。

“我毕竟是骑士,让您安心是我的天职。”按捺着不断起伏的心绪,他还是用平时的语气说话。

“啊,我不是指战斗的能力那方面啦……”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噩梦的事,我只有今天和你说过。玛修可能在叫醒我的时候也察觉到了吧,但我没有详细讲过。”

当然是没说过的。这个少年可以和很多人谈笑,却唯独不会倾诉求助。他似乎就是那样的性格,不存在小烦恼,如果真的出现困扰,恐怕就是谁也解决不了的大麻烦。

“这是我的荣幸。”高文低头。

“哈哈,不要用那么客气的语气说话啦。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少年忽然笑出声来,还伸手拍拍他的肩。高文却仿佛被什么重击惊醒,背忽然挺直,又若有所思地从御主的手看向脸孔。

“嗯?你今天有点奇怪,”少年这才开始注意到他浮游的眼神,“还在担心我吗?没事啦。高文卿平时模拟战斗揍我的时候毫不留情,这时候可真爱操心。”

“毕竟那是工作时间,现在……”

高文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他惊觉自己想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词,不敢再细想下去。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了?那你能把盔甲卸掉吗?你往床上一坐,我就快被挤得掉下去了。”

少年笑嘻嘻地敲敲他腰间的护甲。


评论
热度(88)
  1. SealeveL冰海社夜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L Fate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用来整理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站内BG和BL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