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2

璟。:

故事和拯救世界没多大关系

迦勒底里的慢板日常,剧情进度和翻译都以国服为准,这个基地和同时在连的MASTER系列里的是同一个,设定和剧情可能会有一点点关联

非常的清水,大概很长

文/景南

目录



“啊?问我干什么,那都是Assassin干的好事啊。突然就把敌人的目标集中到我身上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敌人还是队友!”

当去向本人确认时,库丘林却显得很恼火。显然他也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敌人一股脑涌过来,就只能全力战斗而已。

“当然,能打得爽快,我是没意见啦。但是那个Assassin,好像是和你同名来着?给人感觉可真不好啊,那种随时会把队友拖进泥潭里的风格,绝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果然跟你有关系的就没什么好事。”

库丘林大着嗓门评论,颇有挑衅的意思,平日里红衣弓兵一定会回他几句嘲讽的话,但今天却只是深思着没有开口。

“你说拖累队友是什么意思?”

卫宫问。

“还能怎么回事?你也在队伍里,白长那双眼睛了?”库丘林懒得理他,“我不是Master,我怎么知道他战斗的时候用的是什么伎俩,除了蛊惑敌人伤害队友,他还有其他的技能也会损伤附近队友的能力,我估计那是接近诅咒之类的东西,但他本人又不像是有意在诅咒。我又看不到从者具体的资料,有什么问题你自己去问Master啊。”

“……”

果然如此。

卫宫发现自己感到的奇怪不协调感是正确的,切嗣身上的魔力很特殊,那力量和切嗣本人的意愿甚至可以说关系不大,而更像是来自于另一个源头。

“谢了。”

他转身离开,脑子里都想的是那个只在空气中留下残影的身姿,还有白发下面看不到一丝光亮的死水般的眼睛。

被他的道谢直接吓得坐直了,休息室沙发上的库丘林像看怪物一样地目送他走出去。


××××


“什么?他和你的力量来自同一个源头?这是谁告诉你的?”

工房里的达·芬奇这么一反问,卫宫反而被问愣了。

“切嗣他……自己说的。”

确实,从来没有人说过英灵卫宫切嗣到底是什么出身,从何处来,只因为他生前可能和自己有联系,卫宫士郎就自然而然地认为他和自己同样是和阿赖耶订契而得到力量,只为守护“世界”而存在的道具,可他自己的力量却没有切嗣身上那股浓重的不祥感。

换句话说,他的力量是出于自己的祈愿而得到的,而切嗣——

真的是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在战斗吗?

“他自己说的你就信啊?好歹你也是迦勒底的元老了,见过那么多英灵,这个召唤系统就是这样,出身背景真名都是不能随便声张的东西,虽然现在大家都是迦勒底的一家人,但没人规定英灵不能说谎啊?”

达·芬奇说得理所当然,弓兵莫名觉得她对于切嗣肯定知道更多东西,但既然她不想说,那用什么办法都是套不出来的。

“……我只见过像圣乔治那样把敌方都吸引到自己身上的能力,还没见过他那样能引导对手攻击其他人的。而且他的能力提升,要以队友的损伤为代价,那到底是什么原理?就我所知,他生前可能——”

卫宫说到这里,忽然闭上嘴。现在的切嗣显然和他认识的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那么这个切嗣经历过什么,他也没有资格去推断。

“生前可能没有这个本事?那不是废话吗,他生前是个蹩脚的魔术师,而且专精的方向也和诅咒不相干,这能力就算不是他生前经历和魔术特性带来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刚刚御主还来跟我说他在场上帮了很大的忙,结果好就一切都好嘛。”

今天的达·芬奇话特别多。她平时话当然就很多,尤其是说到她感兴趣的事情上,但今天她好像是特意为了解答而多说。看她平时的作风,很难想象她有这么好心肠。

“可能也不是那么蹩脚吧。就我所知,他作为一个杀手还是很有名的,去世前是被污染的圣杯诅咒了,所以力量衰退,但他年轻时……”

卫宫本来只是为切嗣分辩几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不下去别人这样说,明明和那些真正的大英雄比起来,自己和切嗣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但说到一半,他忽然渐渐明白达·芬奇为什么会把话题往这上面引导。

“圣杯。”他艰难地吐出字词来。

“是啊,你都想明白了,我还用说什么?”达·芬奇抱起巨乳耸耸肩,这让她的这个动作看起来效果惊人,“对他来说,力量恐怕就像一个醒不过来的噩梦。当然对于本该安息的所有从者来说,某种意义上说都是活在噩梦里,不过他比起英灵,战斗的方式或许更像一个人。”

达·芬奇说着顿了一下。

“也更像你,不是吗?”


评论
热度(49)
  1. SealeveL冰海社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L Fate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