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09

璟。:

故事和拯救世界没多大关系

迦勒底里的慢板日常,剧情进度和翻译都以国服为准,这个基地和同时在连的MASTER系列里的是同一个,设定和剧情可能会有一点点关联

非常的清水,大概很长

文/景南

目录

 



“什么?生前相识又英灵化的状态下重逢,那又怎么了,迦勒底都已经变成人理的孤舟了,你居然还在吃惊这种事?”

听达·芬奇这么一说,卫宫忽然觉得他跟切嗣这点事简直不值一提,要说英灵化的状态下相识现在还重新在迦勒底里被孽缘绑在一起的例子,他和库丘林不就是最摆在眼前的嘛。

“嗯……说起来,确实不应该吃惊。只是我和那个人,都不属于正统英灵,硬要说的话,不过是一种人类苟延残喘挣扎中产生的代言人而已。”

卫宫是来查看自己之前放在大厅里的花瓶时,凑巧遇到达·芬奇的。用艺术家的眼光敏锐地看出他本就深沟一道的眉头正在愁眉不展,面前这个人确实有常人所没有的独到目光,虽然卫宫并不会为此拍手赞叹就是了。

“嗯?哦,原来你和那个卫宫切嗣真的是生前的熟人啊?我之前看名字就觉得奇怪了。”

听达·芬奇说得毫不迟疑,卫宫不由抬头看了她一眼。

“你知道他?我觉得他在这个基地里很不起眼。”

“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可是让我们的诸葛孔明回来躺了一礼拜ICU的硬仗,那时候卫宫切嗣一直是跟着Master行动的,后方支援的我们技术部的人当然知道啦。”

卫宫回忆片刻,那段时间Master确实带的是几队固定人马,而切嗣只回来提升了一些级别和能力后就又神出鬼没地不见了。

“哦。也是。”

卫宫点点头,想转身离开,却看到金属制的手臂护具挡在面前,看来达·芬奇并不觉得两人的对话已经结束了。

“你自己提起的话题,怎么说到一半就想走?放心,我已经是有足够多秘密的美人了,不会怕再多你这一个秘密,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啊,但是如果Master来问的话我还是会说的,收他个五百棱镜什么的。”

达·芬奇说着,还动了动金属手爪上尖锐的部分,意思是你最好老老实实交待不然说不定会被这样那样和这样。

卫宫深深叹了口气。

也好。其实他最近也是十分疑惑,虽然没有和人谈心的意思,但达·芬奇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个英灵博学多闻到了另一个超越常识的境界,或许她能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理不清的问题。

“我和卫宫切嗣,生前也不能说有多么牢不可破的联系,只是一起生活过几年。只是那段经历,对我后来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或许对他并没有那么重要,更何况现在的他完全没有关于这段生活的记忆,我认为他不是记不起来,而是可能在他所处的时间线里,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些事。”

以任何一个不知道他的过去的人听来,这都是一段模糊到完全不知在说什么的解释,但达·芬奇却颇有兴趣地抱着胸频频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没见过他的真容,我不知道他和生前的样貌有多大区别,但显然姿态气质都和我记忆中的差别非常大,毕竟他那个时候已经快走到生命尽头,非常虚弱了,但现在毋庸置疑很强。”

卫宫搜索着他脑海中模糊感到疑惑的部分,却忽然发现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想不通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他的真名,我说不定都不敢相信他就是本人,但他——不记得生前和我一起的事情,却潜意识对于英灵化的我感到熟悉,我只是想知道我们到底在什么时候……”

“哦。所以他是你爸。”

达·芬奇一针见血地说。 

卫宫被这句话足足噎了三四秒钟,才能发出声音:“我没说过他是我爸。我根本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得了吧,如此蹩脚的否认,迦勒底第一傲娇真是名不虚传,既然你身披四星荣光,那就像个英雄一样爽快点。”达·芬奇嗤之以鼻,“还是你想说,他是你儿子?你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可不像是发现儿子认不出你之后的态度。”

“不……”卫宫觉得自己还是挺能言善辩的,此刻却连敷衍的话都快说不出了,“为什么你会想到那里去,我们就不能是兄弟,或是远方亲戚什么的?”

“哦,那你可以理解我天才的对人类的理解力,你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种爱,深沉到了刻进灵魂,将自己的一切都构筑在其上的纯洁无瑕的爱情,那种感情以你的性格可不会对兄弟产生,除了父母,那就只能是你一生忠贞不渝的恋人或是孩子了。”

达·芬奇说到这,自己忽然顿了顿,思考起来。

“等等,恋人?嗯,唔唔唔,你们是一个姓,所以——”

“不不。切嗣曾是我的收养人。要说他是父亲也可以,不过我更愿意把他当成是一个导师或者监护人。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下去了。”卫宫忍无可忍地说。


评论
热度(82)
©SL Fate | Powered by LOFTER

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fate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fate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站内归档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